17小说 > 武侠仙侠 > 半仙 > 第八零八章 掩护
    什么?众人错愕,不知他是不是在说梦话,要在这里等白虎来一战?

    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没有听清庾庆说的,白虎的修为可能已达半仙境界,你一个高玄境界的修士拿什么去跟半仙之躯争锋?

    其他人不好说什么,毕竟这位的实力摆在这,又不了解他的性情,可连鱼无法坐视,提醒道:「蓬莱山这么大,凭你的实力,一旦与之周旋,九尾狐很难拿住你,你有的是机会从长计议。」

    聂日伏似完全没听到她的话一般,目眺远方,神色没有丝毫波动。

    「你...」连鱼有些气急败坏,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相识多年,知道这男人做出了决定的事情,她毫无左右的可能,顿抱臂胸前,生怨气般哼哼,「好啊,那我就看你是怎么死的。」

    聂日伏:「我死了,你也活不了,说点好听话。」

    连鱼耍小性子似的,「那可不一定。」

    牧傲铁偏头看向了一旁,这是他在连鱼身上看不到的一面。

    聂日伏目光悠远,「你不该进来,途中我已经拦了你一次,你太任性了。」

    说到这个,连鱼想起了什么,当即问道:「你把铜雀武事定在万壑池,不是碰巧,是不是冲他们的安排?」放手指了指庾庆几个。

    聂日伏偏头打量了一下庾庆几人,说道:「你派人查朝阳大会第一人的背景情况,以为能瞒过我吗?我也很好奇他们四个跑到天积山混帮派想干什么,你后来又帮他们查三足乌的情况,我想知道他们的目的,顺手给安排了。」

    听到朝阳大会第一人的字眼,庾庆几个相当无语,果然是早就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而铜雀武事安排在万壑池也不是巧合,居然也和他们有关,他们还能说什么?

    「这样...」连鱼自我嘀咕了一声,也看了师兄弟几人一眼,「你既然也介入了他们背景的查证,可有查出他们的背景?」

    这话说的师兄弟几个浑身不自在,庾庆很想问问,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聊这个?

    聂日伏:「他们四个的身份,除了这位女箭师,其他三个根据公开的消息,身份都查无实据,也不知是怎么通过朝阳大会审核的,朝阳大会明显一开始就在帮他们捂盖子。

    于是我想通过昆灵山掌握的大会人员情况核查,结果查到昆灵山就查不动了。

    朝阳大会后,昆灵山好像出了什么大变故,似乎有许多人都不见了,最大的几家势力似乎也派了人长驻那边,不知在搞什么,云波诡谲的,我派去暗查的人只传回了一次消息,再后传回了一张什么消息都没有的白纸,此后便音讯全无了,不知被什么人掐断了,明显在警告我。

    情况不对,昆灵山那边我也不敢再碰了,他们几个的真实背景是个谜。

    不过明摆着,能让朝阳大会放水,能让昆灵山也帮着捂盖子,背景应该小不了。

    可有些事情又让人想不明白,不管你们是来自哪家大势力,能假冒挑山郞,还能带来天翼令这样的至宝,那些大势力怎么可能不介入,完全可以暗中行事,为何还要引起我块垒城的注意,又怎会任由你们这点实力的几个这样闯蓬莱山?

    发现进的是蓬莱山仙境后,我越发想不明白了,越观察越糊涂,我也想知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最后一句说的格外的意味深长,也扭头冷冷盯向了庾庆几个。

    连鱼也很讶异,没想到这几个家伙的背后这么深沉复杂,连查都查不动。

    这话问的,让庾庆几个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最终还是庾庆苦笑道:「天积山有几个用真名的。聂城主,我背景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我一开始真不知道那块令牌是叫什么天翼令,是无意中碰到一只将死

    的三足乌,它咽气前‘咦,了一声,引起了这块令牌的波动,让我们意识到了令牌的不凡,这才循着三足乌的线索一路查来,鬼知道能闯入了这蓬莱山来。」

    说到这,他扭头看向了小青,「小青姑娘,为何能来到这里,你恐怕是最清楚的吧,令牌的来历是你告诉我们的,能来这里也是你把我们引诱来的。」

    小青道:「谁知你是不是故意装糊涂,故意诱惑我来引诱你们。」

    说完又看向了聂日伏,回头一琢磨,她也有点怀疑自己能有机会直面这几人,是不是这个黑斗篷人蓄意安排的。

    庾庆哑了哑,旋即哭笑不得,「你非要这样说,那我还解释的清吗?」

    连鱼接话道:「所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连探花郎的题字都能说弄就弄到?」目光下意识瞟了眼面无表情的牧傲铁。

    庾庆哀叹道:「现在说什么你们也不会信,你们也无处核实,现在也不是长话慢谈这个的时候,我保证,若还能活着离开这里,我一定把真实身份告诉你。」

    这话立马又将众人的情绪拉回了残酷的现实,又陆续看向了浮空的二人,监视他们的人尚在。

    聂日伏:「你们先去找地方躲藏吧,我来为你们牵制住他们。」

    连鱼:「那你呢?」

    聂日伏:「你说的没错,要留待有用之身与九尾狐周旋,等你们远去了,我自会回避。」一回头,见到连鱼还一副犹豫狐疑的样子,淡然道:「你留下帮不了我,反而累赘,快走吧,天色已经不早了。」

    既如此,其他人也就没了什么好说的,就此谢过。

    双方刚约定好了明天再会的地点,正要分别,庾庆忽唤了声,「聂城主。」

    众人看向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见他抬手摘下了脖子上的挂坠,递给了聂日伏。

    南竹和牧傲铁见状颇为惊讶,这多少算个宝贝,就这样送给人家不成?

    聂日伏没有伸手接,问:「什么?」

    庾庆道:「聂城主法力高深,能否把我查探一下这坠子是什么?」

    他现在也搞不清这坠子是怎么回事,以前老七和老九触及都会一激灵,后来感觉珠子里孕育出了什么,无法自主吸收邪气了,那股让人激灵的邪气似乎内敛了,不但是老七和老九触觉不到有什么异常,桃花居里的其他人也是如此,他有些弄不懂情况。

    所以百里心也有点奇怪,这家伙怎么又让人去摸他的项链,她也被招呼着动手摸过。

    不知男人是怎么想的,反正她感觉贴肉佩戴的东西,让太多人摸来摸去戴着会感觉不自在。

    聂日伏有点疑惑,但还是伸手拎着看了看,隔空施法感觉了一下,感觉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后,才握住了坠子施法查探,也并未察觉出什么异常,再看坠子的做工,也是很普通的做工,不解道:「就是一块罕见的石头珠子吧?」

    见他的修为也感觉不到珠子里的古怪,庾庆多少有些失望。

    对付九尾狐,他感觉自己这个珠子可能有用,毕竟在他手上发挥过奇效。

    然真要用来对付九尾狐的话,珠子在他手上的作用又实在是有限,因为他使用过,所以很清楚,对付靠邪力支撑的妖魔鬼怪,或修为不高的,他还能应付一下,碰上九尾狐这种就算不靠邪力,自身修为也异常恐怖的,他跑去使用就是找死。别说靠近九尾狐的资格都没有,真要靠近了,他拿着这玩意跑去就跟小孩过家家似的,九尾狐弹指一挥间就能灭了他。

    所以他对聂日伏抱了希望,只要能保住师兄弟几个的命,宝物不宝物的舍弃了送人也没关系,最多心痛而已。谁知聂日伏也驾驭不了,他只能默默接了回来,牵强笑道:「我还以为很值钱呢

    。」

    一旁的连鱼嗤了声,「这都什么时候了,做工如此粗糙的破烂,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让聂城主鉴定。

    确实在嘲讽,她这种女人,鉴定珠宝首饰的眼光还是很强大的。

    庾庆干笑着挂回了脖子上。

    聂日伏此时也懒得计较什么,突如魅影般射向了空中。

    突袭之下,吓了空中两人一跳,好在两人一直戒备着,紧急快闪避开了,连鱼三步一回头,不知在忧虑什么。

    一场未完的追逐再次闪挪继续了起来,庾庆等人则趁机赶紧跑人。

    各帮的幸存者见他们跑了,有点慌,不用招呼,立马跟着跑,反正是庾庆他们往哪跑都跟着,也不管他们去哪。

    跑出一段距离后,乱七八糟的山间突然又冒出了一群人加入。

    童在天的声音响起,「帮主!」

    庾庆等人一瞅,只见几位当家的带着幸存的蝎子帮成员追了上来。

    也不止蝎子帮的,段云游也带着飞鹰帮的残余加入了逃跑队伍。

    再后来,什么申无空啊,还有被斩了只胳膊的魏约,都神出鬼没的冒了出来,都纷纷不辞辛苦的追来汇合了,稀里哗啦又汇聚了快两百号人,一起在山间奔波。

    一看这声势,南竹不乐意了,「干嘛干嘛,你们干嘛,这么多人还能跑得掉吗?散开了都散开了,活命的希望才大。」

    申无空干咳一声,「死胖子,就你废话多,我们跟的是老板娘,关你屁事,再多嘴撕烂你的嘴。」

    谁知话刚落,他就有点懵了,奔跑的队伍突然陆续停下了,只因连鱼停下了回头,远眺最高峰。

    庾庆闪了过去奉劝,「老板娘,快走吧,天一黑,这一带必然成为邪祟主要搜查的地方,天黑前咱们得尽量跑远一点。」

    连鱼偏头斜睨众人,「不用管我,你们走吧,我就藏这里了。」

    这话说的,刚说要跟着老板娘的申无空可谓目瞪口呆,迅速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忙道:「老板娘,小胡子说的没错,呆这太危险了,真的是要离事发之地越远越好。」

    边上有幸存的天虹帮人员感悟到了什么,到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申无空听后大惊,「什么,是聂城主?」(记住本站网址:www.17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