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拐个男神当老公 ”查找最新章节!

    既然事情都搞清楚了,也不是窜门走亲戚,趁着天还没有黑,张顾寒自然要带苏豆回学校。

    回校之前,他们得把事情原原本本复述给聂夕辰听,好歹让她知道危险解除,不用再这么费劲躲着了,当然,还要把大白狗小红送回去。

    可小红疾恶如仇,现在看苏豆就和看张小曲没两样,一对狗眼里满含怨愤不甘,偏偏又是一条怕硬的瘪三狗,怒怼归怒怼,尾巴夹得死紧,吭都不敢吭半声。

    张小曲全然忘了自己刚刚是怎么化傲娇为软萌的,十分瞧不起那条白狗,趾高气昂离得远远的,好像小红在他眼里怂成了一只缩头乌龟,他看都不愿意看一眼。

    但小崽子的那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却不由自主跟着先后两步迈出门槛的张顾寒和苏豆。

    杵在一旁的保姆早给主顾张家成去了一通电话,张家成忙着开会,听说张家的二小子来了,也不做他想,只让保姆护工好吃好喝伺候,反正在他眼里,张顾寒不管两岁还是二十多岁,还不就是张家的毛头小子。

    毛头小子张顾寒跨出门槛,就觉得一道火辣辣的视线黏在自己身后,他转头,瞧见张小曲立在客厅里,昂着脖子看天花板。

    苏豆回头本要和张小曲道别,见那小崽子又恢复了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笑了笑,带着小红和张顾寒离开。

    然而进门前进门后,小红的认知观已然发生了改变,坐上车之后一声都不吭,用无声的抗议宣誓自己对苏豆的不满。

    苏豆哪儿有工夫和一条狗闹别扭,给聂夕辰去了通电话,原原本本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末了道:“你再仔细想想,到底是你的愿望被中断所以才被抢了石头,还是一时慌乱口误造成的?”

    聂夕辰哪儿还记得那天到底是口误还是其他,在理解后惊喜地尖叫道:“啊!这么说,我以后都没有危险了?”

    苏豆:“是吧。”

    聂夕辰大笑:“那我以后再也不会红颜祸水,因为除石害残宋亦空了?”

    苏豆:“……好像是这样。”

    其实聂夕辰躲藏了这么久,抱着有今天没明天的心态挥霍钱财的时候慢慢就已经想通了,失去一块使用了十年之久的许愿石的确很可惜,然而拥有本身就来得突然,失去虽然仓促却也不是无法接受吧?

    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人,她何其有幸拥有着一块许愿石走到今天,许了无数愿望,得到了很多别人根本没有机会拥有的,这么多年也足够了。她不能太贪心啊,这样就足够了。

    再者和她绑定的除石吧,属性略微有些奇特,这么多年坑了她一朵又一朵桃花,如今解除绑定,那至少她能好好谈个恋爱了吧?

    现在连危险警报都解除了,聂夕辰恨不能呼朋引伴开个party好好庆祝一番。

    她在电话里大喊“苏豆我爱你”,又嚷嚷着无以回报只能以身相许。

    事情圆满解决,也没有可预见的未来风险,苏豆也算聂夕辰松了一口气,又聊了两句便挂断电话。

    开车的张顾寒却突然低声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什么,苏豆以为在和她说话,疑惑地看过去:“什么?”

    张顾寒摇头,道:“没什么,就是在想,张小曲眼里我脑袋上到底顶着什么标签。”

    苏豆心虚挑眉,没敢吭声,她想起自己的除石当初在大神脑袋上安的几个大大的标签,除了“外挂”还算正经,其他竟然没几个是正常的。

    尤其最近那个标签,苏豆稍微回忆就不忍再继续想下去。

    由此及彼的推算,张小曲那些提示牌标签,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

    @

    回到学校,风平浪静地过了两天,很快就到了注会报名的日子,苏豆一口气报了四科,她想着反正报名费也不贵,死马当活马吧,能蒙过一科算一科。

    她这种心态,被张顾寒称为典型的失败者侥幸心态。

    “侥幸是因为心理没底,心理没底可能是没自信,当然,更可能是没实力。”

    苏豆把张小曲当熊孩子收拾过一次,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对付自己的高智商男友竟然有了突破口,就像上帝突然为她打开了一个狗洞般,她对这句褒贬偏向明显的句子的回复是:“实力总量有限,都用来找男朋友了,学习当然得落下。”

    这话跟粉红色小箭头一般,piu一下戳中张顾寒的心尖,他趁机握住苏豆的小手,男友力膨胀道:“考不上也没关系,你找的男朋友将来前途无量,必然钱财丰厚,足够养你。”

    以前坐在图书馆,苏豆脑海里总能冒出自己考过cpa,毕业应聘外企当上高级白领,从此之后平步青云走上人生巅峰女强人道路的幻想,如今却傻帽一样,脑子里冒出自己躺在地上,一叠一叠的票子跟飞雪一般落在身上,张顾寒一身爱马仕西服,站在旁边挥霍撒钱的豪爽场景。

    真是又雷又能让人满足。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恋爱智商无限趋向于负数的表现。

    郑晓晓评价苏豆:越来越像个恋爱中的女生。

    苏豆问她:“哪里像?”

    郑晓晓高深莫测地看着她,上上下下瞄着,视线在某处顿了顿,嘴角一弯,笑得诡异:“都变大了嘛。”

    旷日持久当了二十多年平胸的苏豆万分诧异地低头看胸口:“真的假的?”

    郑晓晓继续高深莫测,哼了哼转身,偏偏不答,吊着人胃口。

    苏豆却特别认真地想,难道因为恋爱影响心情,随之影响体内的雌激素,所以胸部二次发育了?

    却听5.2客观评价道【人类女性在怀孕期体内身体激素会随之改变,孕激素与雌激素同时增多,故而乳/房变大。】

    【鉴于你脱离单身狗时间不久,也没有性/生活,目前无怀孕可能。】

    【综上,若想通过此方法增加胸围和罩杯,需要有至少一次…………。】

    苏豆飞快在心里道:“我觉得我未来小叔子挺萌的,你要不要和他的除石做朋友,哦,不过要小心被它吃掉。”

    5.2顺利进入装死模式,显然根本不想看到那个智商和张顾寒有异曲同工之妙,还格外顺利抢到了高阶除石的小崽子。

    然而天不遂除石愿……

    没几天,苏豆在自己宿舍门口捡到了张小曲。

    第一眼看到那小崽子的时候,苏豆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闭眼狠狠摇了摇脑袋,才确认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彼时张小曲换了一身酷酷的黑色棒球服,戴着鸭舌帽,身上背着一个小书包,直挺挺站在门口,昂着小脖子,就像一只骄傲的小鸭子。

    见苏豆走近,孩子的小眼神里满是骄傲和倔强,就好像是谁求着他过来,他勉强抬起他金贵的脚,屈尊过来一般。

    苏豆惊呆了,郑晓晓却疑惑地看看孩子,又看看苏豆:“这是?”苏豆有弟弟吗?她记得没有吧。

    苏豆飞快解释了一句:“是张顾寒的堂弟。”

    郑晓晓一头雾水,咦,这是未来小叔子找嫂子来了?

    而这小叔子显而易见不是个好哄的主,苏豆走过去,问张小曲怎么会在这里,有没有给张顾寒打电话,家里人呢,照顾他的保姆阿姨怎么没在。

    这么多问题,张小曲通通无视,抬头看苏豆,撇了撇嘴道:“我离家出走啊,你这都看不出来吗。”又嘀咕道:“笨死了。”

    苏豆的母爱属于间歇性发作,几天前抱着小崽子的情分早就烟消云散,她弯下腰,笑眯眯抬手捏了捏张小曲的肉包子脸,下手还真没怎么客气:“要不要姐姐帮你回忆一下前几天发生的事?”

    张小曲想要挥开苏豆的手,扭着身体挣扎,一双大圆眼泪汪汪的,因为长得好看,瞧着还真叫人喜欢心疼,这要随便换了谁,保管都要心疼宠爱,可惜苏豆对付熊孩子经验十足,从来不吃这一套,郑晓晓是个反颜值控,又对小孩儿无爱。

    张小曲气得腿都蹬了起来,高冷形象全无,他想早知道就不来了,除石骗他,标签都是错的!错的!

    62.2觉得自己冤枉,苏豆的那个标签此刻金光闪闪高高悬挂在其头顶,怎么会错呢,它完全就是按照主人的内心意愿来客观表达的,它才没有错呢。

    62.2嘤嘤嘤嘤起来,但张小曲讨厌娘炮,它一嘤嘤嘤,他就不高兴,现实里要推开苏豆的触碰,心里又要呵斥自己的除石,让它爷们一点。

    宿舍门口的未来嫂子几下pk掉还是毛毛头小崽子的未来小叔子,很快又被郑晓晓这个长得漂亮却无情的怪姐姐拎进了宿舍里。

    一进宿舍,苏豆一手把孩子按在自己的椅子上,一手翻手机就要给张顾寒打电话。

    张小曲是个机灵鬼,见苏豆拿手机就知道怎么回事,立刻大声嚷嚷:“你等下,我有话和你说,你等下!”

    苏豆捏着手机,一只手还放在小崽子的肩膀上,低头下去问:“你要说什么?”

    张小曲朝郑晓晓看一眼,表达了不相干人事不应该在场的明确意思,郑晓晓本来就是回宿舍拿笔记本,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临走前丢给张小曲一包曲奇饼,被小崽子嫌恶地扔给苏豆。

    宿舍大门一合上,苏豆边撕开曲奇饼,边拖了一把椅子坐下来:“说吧,怎么回事,你不会是一个人来找我吧?”其实这也不奇怪,小孩儿本来智商就不低,如今又有高阶除石,想知道她在哪个学校住哪间宿舍再容易不过。

    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会来找她。

    张小曲的确是偷偷摸摸过来的,用他的话说,这是有胆色的小男子汉般的离家出走。但他过来的原因却一点都不简单。

    几天前,因为聂夕辰的事,苏豆找到了张小曲,而当时那个古旧的二层小楼,却并不是张小曲家,不是他的固定居住点。

    他之所以会住过去,不过是临时落脚而已,不用住几天,他就会“被迫”搬到他二伯父家,也就是张顾寒的生父家中,由他现在的二伯母照顾。

    刚开了一个头,苏豆立刻喊打住,她怎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一直记得今年过年张煜凌张顾寒两兄弟是在她老家度过的,也隐约觉得张家应该有些不为外人道的家务事,原本她只是疑惑,却并不好奇,离真相也很远,现在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快要一脚踏进张家的家务事中了。

    她翻出手机,还是给张顾寒打电话,她觉得秘密这种东西,还是尽量从当事人嘴里听到比较好,当事人没有说,她也没有必要从旁人嘴里听到这些。

    可苏豆却突然发现,自己捏着手机,如何都按不下去通话键,好像有一股力量定在指尖,叫她根本无法触碰到手机屏幕。

    她抬眼,看到张小曲不太开心阴郁地回视她,他说:“我家的那些破事儿,我猜我哥也没有和你说过,他很多年不回家了。你要是不想听我就不说了,不过你能不能帮我和我哥说下,我不想去二伯家住,我不喜欢住那里,我想让他帮我想点办法。”

    苏豆觉得,这如果是一个要求,她不是被请求的那一方,无法承诺,但如果做个传声筒,也不是过分的要求。

    她点头说好,手指下突然一轻,戳中通话键,电话很快被接通。

    在苏豆去阳台和张顾寒说明情况的时候,张小曲则默默注视着苏豆的背影,还有她脑袋上硕大的标签提示牌。

    小崽子在心里对62.2道:“那个提示牌好丑啊,隐藏掉。”

    提示牌很快被隐藏,62.2则用软乎的声音道【小曲小曲,这个姐姐很好哒,我计算过,她和你堂二哥的红线签手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人类世界有一句话说,长嫂如母,你和你哥哥的关系就靠她啦,把她哄高兴了,以后就能搞定你哥。】

    张小曲奇怪道【我为什么要搞定我哥?】

    62.2【咦,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不就是想搞定你哥,让你哥帮你吗。】

    张小曲无语地想,这不是你这个高阶除石说,找这个姐姐摆平事情的概率更高,所以他才过来的吗。

    62.2【可是你态度不对呀。】

    张小曲心里直哼,觉得自己长得那么好看,阿姨们见了她都喜欢,苏豆肯定也很喜欢他,她上次还抱他,别以为他不知道她是在哄他,都哄他了,肯定就是喜欢他,既然喜欢他,当然会在他二哥那边说好话。

    这一番论调,足见小崽子多聪明,多有逻辑,然而张顾寒本人一踏进女生宿舍,别说张小曲被莫名而来的气场激得一抖,连62.2都瞬间警铃大作。

    【警告!警告!您的二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按照目前的愤怒指数计算,跪搓衣板概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屁股被打烂概率直逼百分百!!警告!警告!】

    张小曲坐在椅子上,眼见着张顾寒脑袋上那“我的人渣二哥”的金字招牌瞬间融化,变成了硕大的黑色棺材板,上书八个大字“二哥有毒!碰到会死!”

    提示牌都变成这样了,能感受到的气场也令小崽子心里怕得要死,他赶紧瞪大了眼睛,在心里飞快地喊:“62.2!怎么办啊!快说!!”

    先前还是萌萌哒的62.2声音也跟着斗,在张小曲耳边大喊了两个字【苏豆!!】

    张小曲想也不想,飞快从椅子上跳下来,转头朝阳台上跑去,却见苏豆脑袋上又出现了一个提示牌,那提示牌金光闪闪,两个大字看得张小曲犹如见到了亲人般温暖——【解药!】

    张小曲一把扑过去,抱住解药,哦不,苏豆的大腿,然后昂起脖子,一脸“我都慷慨赴死了你还不快救我”的愤怒表情。

    62.2这个贴心小棉袄当即提示【快!表情要软!要萌!眼里快包上眼泪!要委屈!要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崽!】说完自觉丢出一个演技外挂。

    那一瞬间,苏豆低头,亲眼见到,张小曲瞬间变了情绪,他眼尾下耷,表情软萌,眼里含着泪花,可怜巴巴,瓷白漂亮的脸上全是这个年龄小孩子撒娇时惟妙惟肖的委屈情绪。

    真是——看了就让人忍不住心软啊。

    而苏豆也是拥有除石的人,她的除石虽然等级不高,最近的5.2却也进化出了超高智商。

    在张顾寒进门,在张小曲飞升跳下椅子扑过来的过程中,高智商5.2就像足球转播一样,默默上岗,在苏豆耳边当起了解说员——

    【下面,走进来的是您的现男友张顾寒。张顾寒先生身高一米八,在收拾熊孩子方面有五战五胜的完美战绩,在上一季的收拾孩子联赛中,完胜他的强劲对手张煜凌。我们期待他今天的表现。】

    【下面这位选手名叫张小曲,是一位年仅六岁半的小将,这位小将于两年前的冬季捣蛋鬼比赛中成功脱颖而出,我们同样期待他今天的表现。】

    【张顾寒甫一露面就气场全开,直奔对手,小将张小曲迎难而退,选择了迂回战术。看来今天不像会有一场持久战啊。】

    【他跳了!张小曲从椅子上跳下来了!他要做什么?难道要直接对抗强劲对手张顾寒?不!他转身了!转身!他扑过来了!扑过来了!】

    【他扑向了今天在场的明星种子选手苏豆!他抱住了苏豆的大腿!他抬头了!表情、眼神、流露的情绪都堪称完美,他能不能成功?到底能不能成功?】

    ……

    苏豆被这解说喊叫嚷嚷得一脑门都是冷汗,可随着5.2最后那句话,她的心就像一个网,瞬间兜住了张小曲用他那可怜巴巴表情送进来的“球”——piu,中了!

    “球进了!goooooal!!!”

    苏豆默默在心里帮5.2补全了解说,补全之后,直骂5.2是不是偷偷看了什么球赛受到影响了,简直有毛病!

    哪家的除石还当实况解说的!!啊!?有病没病啊!!有病没病?又不是看球赛!!!有病吃药好吗!!!

    5.2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没说完的话补全【目前,零比一。】

    滚去吃药吧!(ノ`Д)ノ(记住本站网址:www.17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