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拐个男神当老公 ”查找最新章节!

    苏豆如今家在县城,往前倒数个四五十年,苏爸爸苏妈妈也是农村里出生长大,苏爸爸那个村子百分之八十的都姓苏,但凡过年过大节下乡与亲戚聚会,总能遇到韭菜似的一茬又一茬的孩子们。

    这些孩子小则三岁还是个光屁股头,大则十岁出头已经背着书包上了小学,男娃女娃对半分,家假日聚在一起,大人们搓牌聊天,这些孩子就从村子东头撒丫子疯狗一样跑到西头,再从村子西头撒丫子疯鹅一样跑到东头。

    苏米曾经站在老家宅基地三层小楼的楼顶,御驾亲征一般遥望那群咋咋呼呼尖叫能把房顶都掀开的熊孩子,指点江山一般对苏豆道:“他们现在还能这么疯,那是因为你姐我现在没下楼。”

    如果下楼会怎么样?

    四个字:绝情镇压!

    三四个小屁孩儿就能把农村里装氨水的地槽扔个小炮仗给炸了,更何况还是一群半大不小有人带头的熊孩子?

    以苏米这么多年的战绩,苏豆在耳濡目染下,不说百战下无败绩,独自收拾个把小屁头还是没问题的——当然不是吓唬,熊孩子们从来不怕吓唬,就怕他捣乱的时候你半点反应都没有,他们巴不得你赶紧跳脚骂骂咧咧。

    气场!一切都是气场问题!

    张小曲出生钟鸣鼎食之家,要什么有什么,不过从小照顾她的女人都是育婴嫂和保姆,身边挨个数,能数得上的亲人竟然都是男性,前者是花钱请来的人从来只做自己分内事,张小曲与她们生来便不亲近;后者虽然都是血缘亲属,却从来不娇宠他,对他分外严厉。

    所以张小曲这小崽子,从小就惯会看人脸色,更善于见风使舵。

    他见苏豆好说话,就傲娇中表现出不太可气的一面,见自己原来看走了眼,他堂二哥竟然找了个母夜叉,当场那高高昂着摇曳在空气中的脑袋就垂了下去,下巴也缩了回去,老实了。

    张顾寒从前当人弟弟就有小时候被张煜凌这个兄长哄骗压迫的经历,如今翻身当哥,却没有转换身份后将心比心平和的对他这个小堂弟。

    默认苏豆吓唬了这小崽子一次,同时还不忘补充道:“嗯,对,可疼了。”

    张小曲:“…………”

    这小崽子一老实,墙头草就倒了,规规矩矩交待了事情经过——其实小孩子逻辑性没有那么强,苏豆有问小孩儿话的经验,知道他们很容易注意力不集中,这里说一些,那里说一些,还容易带上主观情绪。

    可不过六岁半的张小曲,思路清晰,因果逻辑明了,连用词竟然都很精准——

    原来夺走聂夕辰的高阶除石并不是一场精心策划过的阴谋,不过是一场凑巧的小概率事件而已。

    那天张家的保姆和护工带着张小曲去医院做身体检查,从儿科大楼出来的时候,刚好凑巧看到了去医院复诊的宋亦空。

    宋亦空和张顾寒是表兄弟,张小曲这个小堂弟虽然不熟,但至少认识,尤其宋大明星这两年红到发紫,张小曲看个电视都能看到他的广告。

    远远看到了,张小曲也懒得跑上去认这个大明星亲戚,可无巧不巧,她看到了作为助理陪伴而来的聂夕辰,还有她身边那条大白狗。

    那大白狗普通人看不到,有除石的人能看到,但如苏豆这样拥有除石,就算一开始看得到,也不会一上来就知道普通人看不到这个事实。

    然而,张小曲却是一眼看到就确认了聂夕辰的特殊身份。

    为什么?

    因为张小曲的许愿石,一毛钱的特殊的能力都没有,只会时不时在主人眼里给人加标签。

    以前在医院打针,张小曲都要挑长相漂亮看着心慈面善的,现在有除石,“叮”一声,一个年龄有些大张小曲都能叫奶奶的护士脑袋上顶着除石给的标签提示——【这个打针不疼】。

    在长得好看的漂亮姐姐和打针不痛的褶子奶奶之间,凭借超乎寻常孩子的智力情商,张小曲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所以在医院门诊大门口遇见宋亦空时,张小曲亲眼看到,一个箭头直指大白狗,脑袋上顶着【此为外挂】标签,而大白狗跟着的女人脑袋上,则是【除石拥有者】五个闪闪发亮的大字。

    张小曲说到这里时却被张顾寒打断,他堂二哥问了个一个问题:“我脑袋上现在有标签吗?”

    张小曲那大眼珠子朝张顾寒脑袋上看过去,晃了晃腿,憋出两个字:“没有。”

    张顾寒指关节在面前的茶几上磕了磕:“再给你一个机会。”

    小崽子的眼睛瞪圆,一张有些肉的小圆脸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竟然自己臊了起来,凳子上不安的扭捏了一下,捏着小拳头,不开心道:“你的标签太多了,有些我……看不懂。”

    张顾寒:“哦,是有些字不认识吧。”

    嘎嘣一下,小小少年的自尊裂了一个角。苏豆觉得这当哥哥的毫不留情的欺负弟弟的场景有些惨不忍睹,默默瞥开视线,心里却也好奇,到底在张小曲眼里,张顾寒脑袋上有什么标签?

    被打断的小插曲并没有扰乱孩子的思路,张小曲继续坦白事情的真相。

    原来发现另外一个除石拥有者之后,张小曲的石头便在催促孩子抢夺对方等级,六七岁的孩子有自己的是非价值观,知道别人的东西不能抢,不是自己的不能要,不过这种道德观念在张小曲看来不适用于除石,他已经能够理解许愿石世界的规则,知道争夺是可行的。

    而且,凭借着高情商和小孩子的直觉,他认为那个长得也不是特别好看的姐姐肯定和宋亦空是一对。没有为什么,小孩子的眼睛看到的世界不会说谎!

    可自己的除石没有实现愿望的能力,又该怎么把别人的等级拿过来?

    这可难不倒张小曲。

    他的石头虽然没有特异功能,但却能变出一个糖果罐子,那个罐子里有各种各样的糖果,包装纸各异,粉红色的,蓝色的,红色的,黑色的,白色的……颜色不同,功效不同。

    张小曲本来就认识宋亦空,一个电话就让保姆把他送去宋大明星的家里。

    宋亦空一开门,看到张家这倒霉弟弟,眼皮子狠狠跳了下,尤其这小崽子还一副怪得不得了的模样,手里抱着一个糖果罐子,昂着下巴抬着脖子,眼睛眨巴眨巴,脸嫩得能掐出水。

    宋亦空被雷了一下,雷完了,直觉准没好事。这小崽子之前可不是这么乖的,曾经放言长大了第一件事就是胖揍三个人,挨个排下来就是:张煜凌、张顾寒、他。

    宋亦空把人放进来,好笑地问:“你来干嘛?”

    张小曲特别乖地把糖果往他面前一送,大眼睛眨啊眨:“吃一块。”

    宋亦空从罐子里拎起一块,剥开糖纸,直接吞了,吃完了,随口问了一句:“以我们的江湖仇恨,不至于毒死你哥我吧。哦,上次我怎么收拾你来着,好像是把你逃学的事亲口告诉了你爸来着。”╮(╯▽╰)╭说完,宋亦空还一副当哥的真是为这倒霉弟弟操碎了心的自我陶醉表情。

    后面的事,苏豆和张顾寒其实都已经清楚了。

    宋亦空半夜胃疼进急诊,聂夕辰不忍自己的男神在病床上疼得快要屎尿横流,当场许了愿望,愿望被中断,除石被抢。

    可这一段,和张小曲的描述却存在偏差。

    按照张小曲说的,其实他的糖果并不是真的会产生效果,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宋亦空不是真的胃疼,不过是感官上的错觉,他的胃没有问题,所以进了急诊医生也束手无策。

    而聂夕辰的许愿石之所以会被夺走,却是因为她当时太着急了,又带着对未知敌人的恐惧,口不择言,向自己的许愿石说了一句:“要是能让宋亦空恢复正常,让我把许愿石双手奉上送给那个人都行!!”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张顾寒和苏豆听完,惊讶地对视一眼,也就是说,最后根本不是什么许愿石被人掠夺走,而是聂夕辰自己慌乱中许错愿望说错话,把石头送给了张小曲,事后还不记得自己到底许了什么愿望,认为除石没了就是被抢了?

    wtf,聂夕辰她脑子是奶茶和鸡排做的吗?

    张小曲像个小大人,耸肩摊手:“当时我也去医院了,这可是我亲耳听到的。”

    张顾寒心中沉吟一番,转头看向张小曲:“给你宋亦空哥哥下套,你也不怕他知道扒你一层皮。”

    张小曲像一只小公鹅,伸长了脖子抗议:“你罚我跪搓衣板!他还打过我屁股,打了好几下!你们这些大人,自己做什么都是对的有理由的,小孩子做什么都是没规矩错的!这件事我才没有错!我爸想和我妈说话,自己不打电话,让我打,可他从来不陪我,要找我妈就来哄我,我照样帮他找我妈啊,难道我也能说他在利用我这个儿子吗?”

    张顾寒错愕一秒,看着面前小崽子张牙舞爪的样子,突然从这小恶魔的身上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

    苏豆却突然出声,缓缓道:“小曲,来姐姐这里。”

    张小曲闹脾气,坐在沙发上用力踢腿:“干嘛?”

    苏豆笑了笑:“姐姐抱抱你啊。”

    张小曲本要怒目回瞪,见苏豆已经朝他伸出了手,傲娇的性子脾气突然都云烟般消散,他讷讷地坐着,半响道:“…………哦。”

    六岁半的孩子,父母常年不在身边,萦绕在旁的不是保姆就是阿姨,不是自己家的孩子,阿姨们不敢苛责,张小曲年少聪明,却也常有不知道这事是不是可以做的时候。

    没人告诉他。

    张顾寒想起,他在张家,年幼时有爷爷奶奶,规矩定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可一双老人如今早已不在,张小曲却没他当年那般有人教导。

    苏豆抱着张小曲,小崽子自己却变扭,不肯全身心投入大人的怀抱,站在地上被抱着,小胳膊环着苏豆的肩膀,嘴里还闷声闷气地嘀咕:“你是女人,我是男人,是你说要抱抱的,我才来抱抱你。”

    又说:“我就抱你一下哦,你不要再有其他要求,哼哼。”

    苏豆拍拍他的后背,为了不让小傲娇难堪,也道:“嗯,知道了,那你再抱我两分钟。”

    张小曲:“嗯,两分钟哦,多半秒都不可以。”

    张顾寒许久不回张家,也有段时间没见张家人,此刻差点就要陷入对原生家庭现状的思考中,见此情形,刚刚的思绪瞬间飘开,转头看向蹲在地上抱在一起的苏豆和张小曲:“……就一分钟!”他自己的女朋友他都没抱过那么久啊!!

    苏豆也不是突然就母性大发,但她觉得,家庭就是孩子成长的培养土,什么样的地长出什么样的瓜果,张小曲如此聪明,对宋亦空做的事确实有些歪,但好在,年龄小,还能及时纠正回来。

    她也确实有些心疼孩子,父母不在身边,没人陪,很聪明的装作自己什么都很懂,还要装作很坚强,刺猬一样裹出一身刺,刺伤别人用以侧面证明自己很强大。

    她想哄哄张小曲这小崽子,不过,抱着抱着,她又听到了5.2那熟悉的【叮】。

    苏豆心说:“我就抱个孩子你叮什么叮?”

    5.2【恭喜!你已获得“张小曲童心一枚”!】

    苏豆无言以对,她想起当初自己也是被除石通知获取张顾寒真心一颗。

    这么容易就弄到手,他们老张家的真心是埋在地里一挖一个准的胡萝卜吗?!!

    又脑洞清奇地想,哎幸好幸好,她这未来小叔子还是个小屁头,收获童心一枚也没什么,就当提前奉献母爱了。

    高冷的5.2却又帮苏豆开了一次脑洞,它一字一字清晰无比吐出了一句话【人类电视剧狗血大剧情之一:小叔子抢家业,害死二哥,顺带争二嫂……】

    苏豆:“…………”

    5.2继续【20年之后,二哥人到中年爆发中年危机,皮松肉肥啤酒肚老男人一个,二嫂风韵犹存美人依旧,小叔子留学归来正当年轻意气风发,一山不容二虎,小叔子斗二哥争家产抢嫂子,然后……】

    苏豆:“然后,二哥三高脑溢血住院,嫂子为了二哥,主动向小叔子供出了自己的许愿石,从此之后小叔子带着他的许愿石、二嫂带着二哥,各自过上了幸福圆满的生活。只有嫂子的许愿石成了一抔黄土。”

    5.2【…………………………今天天气真好,我刚刚说什么了?突然死机不记得了。】

    苏豆心里冷哼:懂了,得拿出治熊孩子的水平来收拾这破石头,和她这个写网络小说的比脑洞?哼!

    这边内讧着,却不知道另外一边,她怀里的张小曲也在内心里进行一番自己和自己、以及自己和除石的天人交战。

    在他眼里,苏豆脑袋上除石给的提示已然变了,从刚刚的【除石拥有者】,变成了现在的【(爱心符号)】。

    自拥有除石以来,张小曲小朋友并不常见到这个符号,目前只有以前幼儿园的园长、他亲妈、以及他现在的数学老师。

    他心底里暗自承认很喜欢这三个人都承认得十分扭捏,当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竟然会喜欢上刚刚认识没多久的苏豆。

    张小曲认为,这一定是除石弄错了,他就是抱抱她,才没有喜欢她,抱她又不代表喜欢她,他抱过的人多去了。肯定是因为除石刚刚升级没多久,又是小鱼吃大鱼,没消化好,才会出现这种偏差和错误。

    然而,小小少年如今的许愿石,已经从1.2来了一个质的飞越,吞掉了61.0,变成了如今的62.2。

    高阶除石62.2一字一字清晰无比滴告诉自己的主人【自检完毕。目前没有发生小概率的偏差和错误。】

    张小曲瞥了一眼苏豆脑袋上的亲亲颜文字,在心里哼:“你给的提示牌就是错的!”

    62.2刚刚走马上任,面对自己年幼低龄主人的质疑,很快又进行了一遍自检,自检后谦虚又歉意道【抱歉,自检程序发现提示标语果然存在偏差,请稍等,正在修改中。】

    【叮!】

    【修改完毕。】

    张小曲心里哼哼,傲娇地小脸扬起,他想果然是除石错了,他怎么可能喜欢苏豆么,他的喜欢可是无比珍贵的,可不是每个大人都能得到!

    然而一抬眼,张小曲看到,苏豆脑门上顶着一个金光灿灿的提示牌,那提示牌从一个小小的标签语变成了三个脑袋那么大,锦旗一样高高挂着,上面的图案变成了一个分外扎眼硕大的——

    【(づ ̄3 ̄)づ】

    张小曲:“……………”这么娘炮的表情是什么鬼。

    62.2【刚刚上任不了解童心,以后会注意用更符合小曲曲你内心世界的颜文字哒!爱你哟!么么哒!=3=】

    张小曲:“…………”1.2你快回来!!!(记住本站网址:www.17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