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拐个男神当老公 ”查找最新章节!

    聂大小姐活这么大,半辈子致力于和破坏自己姻缘的许愿石斗智斗勇,一心想要盘活自己那半死不活的缘分,于男女方面很有研究和经验,小黑屋里见势不妙,立刻牵着自己狗出门左转。

    把门带上之前,不忘掐表算了算时间:“我给你们,五分钟,哦不,十分钟,你们聊完了再叫我进来。”

    说完门锁啪嗒一下,小黑屋又变成了刚刚那个小黑屋。

    留下苏豆独自面对一个真人张顾寒,外加一个充气娃娃张顾寒——她真是要给聂夕辰跪下了,【尔康手】,你怎么能留下我一个人!

    张顾寒不知哪根筋搭错,对自己的真人版复刻版充气娃娃充满了兴趣,负手顺时针绕着那穿三角裤矗立的娃娃转了一圈,又逆时针转了一圈半,也不知道在研究什么,大概是过去不曾如此用第三者的视角欣赏过自己的胴体。

    苏豆的脑转速向来不快,这会儿恨不能飙出个脑溢血,她心说5.2的这个黑锅她绝对不能背!!

    “这不是我变的!”苏豆飞快道,为了与这个充气娃娃划出一道泾渭分明的线,她果断后退一步,立场坚定道:“都是5.2!它对你的崇拜之情无法自已,所以就变了一个仿真的出来!”

    5.2:!!!

    张顾寒正琢摩着是不是应该伸手摸一下这充气娃娃的手感,也好知道究竟是什么材料做的,但纠结于自己摸自己实在有些变态,迟迟没有动手。

    此刻听苏豆这么一说,转头奇怪道:“你的许愿石,它升级之后的智商是不是还那么低?”这要是危险时刻明明要变出一把防身武器,结果变个hellokitty出来,这该多愁人?

    5.2对于恩公给自己的主观评价十分不满,奈何它又不能开口抗议,只能在苏豆耳边嘀咕道【介于你是我现在的主人,你有替我验明正身的义务。】

    苏豆心里回道:“我选择放弃这个义务。”

    5.2【…………】

    张顾寒又指了指充气娃娃,对苏豆道:“你告诉5.2,以后总结人类社会经验的时候少逛淘宝成人区,它想了解人类的方法很多,这个已经属于少儿不宜禁区范围了。”

    苏豆嘴里答应,心里欢快地对5.2道:“听到没有,以后纯洁一点!你恩公都批评你了!怎么不说话了,回答啊!”

    5.2有点委屈【我从来没有悄悄进入电脑逛过淘宝成人区……那都是以前5.0逛的。我只是后天习得了它总结的经验。】

    苏豆无言以对,根本不想深入了解这些智商不高的几点几到底总结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类社会经验,才会见缝插针的将她的人生污到如今的新高度。

    但通过5.2的挣扎辩解,她基本能猜到1.4、3.0、5.0这些家伙当初恐怕没少逛淘宝,更加没少在网络上搜索小黄书看。

    张顾寒却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大概苏豆可以许愿,但没有办法控制具体的实现结果,就好比她许愿说我想要一套房子,那许愿石究竟是给她一套山腰千亩别墅还是郊区茅草屋,只看那许愿石的等级和智商,外加性格有多任性。

    他琢摩着,这空气娃娃恐怕还真不是苏豆弄出来的——毕竟这屋子里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人,还有聂夕辰外加一条他根本看不到的大白狗小红。

    看来那许愿石虽然智商不高能力有限,性格倒是挺热情奔放的。

    两人在“变出这充气娃娃的责任完全在许愿石”上达成共识之后,张顾寒便让苏豆叫许愿石把提供的实物变得正常点。

    所谓正常,张顾寒用清晰的字句表达道:“就是变成一块可以拿在手里的石头。”为了确保不会变出一个形态奇奇怪怪的石头,又补充道:“必须是椭圆形。”

    张顾寒说完,苏豆又跟着在心里默念一遍,然而一以贯之的污属性石头用它的实际行动表明了就算结果不污,它也能让过程很污这个事实——

    矗立在地上的等人身高充气娃娃并没有直接消失,也没有在苏豆手心凭空冒出一块大石头,反而是那假人娃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瘪了下去,就好像有人在给它放气一般,脑袋、四肢最先开始瘪气塌陷,接着是脖颈和身体,唯有激凸的三角裤部位岿然不动……

    哦,最开始是不动的,在身体放气放得差不多之后,那个激凸部位反而圆润挺立了一些。

    充气娃娃的动静如此之大,张顾寒和苏豆真没法看不见,当然更没法忽视那其他部位都在瘪时岿然不动之后慢慢胀大的部位。

    苏豆膝盖一软,这次是真的差点一屁股跪坐下去,幸好张顾寒眼疾手快,及时将人拉着搂住。

    “不是我……”苏豆一脸惨痛,恨不能对天发誓,然后召唤一道惊雷把5.2劈个外焦里嫩。

    她心里怒:5.2!你变石头,变一个椭圆形的石头的过程就不能简单朴素一些?!

    5.2恢复高冷【许愿石主人可以不关注过程,只要肯定结果即可。】

    不关注过程?这还能不关注?!她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男性生理部位硬挺过程好吗?以后过程能不能不要肉眼展示出来!!

    张顾寒长这么大,今天也算是被5.2刷新了一次人生羞耻底线,他扶着苏豆,索性抬手捂住她的眼睛,帮她挡去那些非礼勿视的画面,又同时道:“你的许愿石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难道出厂的时候没有好好格式化一下?”

    苏豆:“大概是个报废品。”

    这纯纯的校园恋爱还没谈多久呢,眼看着就要步入少儿不宜的等级了,苏豆看不见,所以不知道,张顾寒却瞧的一清二楚,5.2这家伙大概是铁了心豁出去了,以三角裤为轴心,躯干四肢身体都瘪得差不多之后,只有那凸出来的部位毫无漏气现象,不仅如此,其他部位瘪气之后慢慢缩回消失,内裤像一个不断调整的包裹,慢慢缩小,缩小,缩小,直到最后变成了一块能用手直接捧住的椭圆形黑色石头。

    最后啪嗒一声,落在地板上。

    张顾寒:“………………”以后许愿石变的东西还是尽量别用了,他是个男的,都觉得过程简直可以用不忍直视毫无底线来形容。

    聂夕辰带着大白狗小红进门时发现,充气娃娃假人不见了,只有一块石头落在地上,窗帘被拉开,张顾寒带着苏豆在阳台上透气吹风。

    聂姑娘聪明也没聪明到哪里去,但好歹也开个小店过日子的,天生有作为社会人的警惕感。

    她看看阳台上的两位小情侣,再看看那孤苦伶仃落在地上的石头,猜想拿了这石头肯定没好事,他们都不碰也不捡起来,她当然也不能碰了——原因?直觉啊,女人的直觉。

    她蹲下来,目光仔仔细细将那石头打量,没看出特别的,但也没去伸手碰,摸了摸身边大白狗的脑袋,缓缓道:“小红啊,靠你了,去闻闻,记得鼻子别碰到,说不定这东西会过敏。”

    小红很听话,低头凑过去,黑色的鼻头果真碰都不碰一下,绕着圈闻了好几遍,这才抬起脑袋,冲着聂夕辰摇尾巴叫唤:“汪!”

    苏豆站在阳台,本要提醒那污出来的石头就别碰了,见聂夕辰小心如此,心里对5.2吐槽道:“你看看,都没人敢碰,狗都不碰。”

    5.2继续高冷【我,并不在乎。╭(╯^╰)╮】

    甭管石头是怎么蹦出来的,那上面沾染着61.0的味道,小红又源自除石,闻过之后变异常兴奋,在聂夕辰身边跳来跳去。

    张顾寒开车过来,见天色也还早,便打算今天带着大白狗就去找人,近的说不定很快就能打探道,如果很远,那今天就先探探路,回头再定个计划——不过他有预感,那人离聂夕辰应该不算太远,他很有可能是发现大白狗的真相也认出了聂夕辰的身份,如果是这样,那这人最远不会超出大市范围内。

    张顾寒看不到狗,只能苏豆牵着,聂夕辰给她找了条牵引绳,那绳子张顾寒竟然也看不见,只能通过苏豆捏起的右手大约知道她手里牵着一条狗。

    车子缓缓开离城中村,张顾寒开车,苏豆带着大狗坐在后面,那狗也很激灵,跟指路一样,临近一个路口就叫唤一声,苏豆发现的规律是,直行就狗头看这前方汪汪汪,左拐就脑袋朝左面窗口叫,右拐就把黑鼻头转向右侧,每次都很及时。

    苏豆成了张顾寒和大白狗之间的翻译,她看狗,然后指路,指哪儿张顾寒就朝哪儿开。

    为了能让狗闻准路,张顾寒开得并不快,偶尔还和苏豆闲聊几句:“小红是什么品系的狗?我听你们说是大白狗,白色的萨摩耶?”

    苏豆道:“串串吧,像土狗,不过脸尖,眼睛圆,挺好看的,就是腿短了些。”

    小红蹲坐在旁边,喉咙里发出了呼呼声,似乎对腿短这二字评价不是很能接受。

    车子一路开,经过市区,开过最繁华的路段,慢慢朝着城市的西南角而去。a大在完全相反的方向,苏豆这一块不熟,张顾寒却对这些越来越眼熟的路缓缓挑起了眉间——他突然有种不太好的微妙的预感。

    分花拂柳一般,车子开过马路,进入一段柏油小巷,穿过两个车身宽的窄桥,最后停在一处残垣断壁未修建的矮墙的旁边。

    大白狗在后车座异常兴奋,爪子袍着真皮座椅,极为不耐,想要冲出半开的车窗。

    张顾寒停好车,拉开安全带:“下车后你把牵引绳给我,我来带着狗。”

    这应该不是怕她牵不住狗跑了,小红不是普通狗,不会自己遛,唯一的解释,大概是担心等会儿会撞到那位“61.0的掠夺者”,对方认出那条狗,顺着牵引绳,察觉苏豆这个除石拥有者的身份。

    苏豆犹豫了一下,手里的牵引绳没敢松开,大白狗拿脑袋顶她,见她不理睬,又用猫爪子去扒拉车锁。她对张顾寒道:“可你没有石头啊。”

    张顾寒推开车门:“没有石头才会没事。你等会儿隔一段距离跟着我,不要跟太紧,假装不认识就行。”

    停车的地方是破了些,可这地方全是自带密闭院子的古朴二层小楼,旧是旧,可穷却不穷,恰恰相反,这是一片高档住宅区。

    苏豆远远跟着张顾寒,在青砖白瓦高墙之间的小路上穿梭,没多久就不知东南西北了。这小区里每家每户都大门紧闭,高墙格挡视线,除了墙就是砖,走了十分钟,竟然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前头张顾寒牵着大白狗走得不紧不慢,明明看不到狗也看不到绳子,竟然能从力的拉拽方向推测出狗在哪个地方,然后抬脚就准确无误地踢到了狗屁股。

    苏豆在后面跟着,默默鼓掌,狗是神狗,人也是神人啊。

    这片住宅区都是二层小楼,建筑物大差不离,苏豆早已转晕,来时的路是彻底记不起来了,走啊走,终于,她看到张顾寒牵着小红停在了一栋小楼前。

    那小楼与别家没多大差别,高墙耸立,大门紧闭,想必是有些年代,墙砖斑驳了一大片,两扇对开的门襟上,一边贴着“花好月圆”一边贴着“月圆人圆”,只是那红色的纸头也已陈旧,边角泛着青白色,想必贴了有好写年头,主人也不知是不是不太在家住,竟然一直没有更换,任由风吹雨淋斑驳尽显。

    大白狗走到门边角落,跟做标记似的,当场撒了一泡尿,又用爪子去刨门缝。

    苏豆看到,她那神一般的男友,蹲下/身,明明看不到,却准确无比地解开了牵引绳,解开后摸了摸小红的脑袋,转身朝她这边跑了回来,还眼神示意她不要出声。

    苏豆无声地用眼神打了个两个大大的问号。(记住本站网址:www.17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