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拐个男神当老公 ”查找最新章节!

    苏豆第二天早上起来,抱着脑袋在床上呆坐了足足十五分钟,一动不动。

    郑晓晓以为她在思考早饭吃什么,垫着脚尖伸手拽了拽她的被子:“不用想,我都帮你想好了。一碗热干面,两根油条,一碗豆浆,再加一个茶叶蛋!搞定!”

    苏豆直眉楞眼地坐在那边,心说热干面和茶叶蛋是拯救不了她的人生了,圣母玛利亚降世倒是可以试一试。

    但谁又知道圣母玛利亚什么属性,万一像61.0那样见风使舵半途跑路,或者5.0这种,绕着路把人拐上歧途……

    妈妈,我想回家qaq

    有小小妹子的精心打算,早饭果然吃的很丰盛,但苏豆胃口不佳,只要一想到白天还要面对一个不知脑回路拐到哪里的男朋友,她就很想死一死。

    5.0也在一大早提示,为陈州准备的高级定制版武器已在交货途中,最晚今天下午就可“签收”。

    也不知道这高级武器是个什么来头,看样子似乎本来就和陈州相关,苏豆心说自己大概还会再见到陈州几次,可午饭时候与郑晓晓、陈续一起吃饭,却听说男生宿舍那边闹了个大笑话。

    因为一早上没见到张顾寒,被陈续这聊天的包袱一丢,苏豆心里下意识就紧张,深怕这谈资的主角会是自己准男友。

    结果陈续道:“就苏豆以前协会里那个社长啊,老家来了一伙人,一大早把他宿舍东西一收,铺盖一卷,连人带行李一起绑走了。”

    遇到八卦郑晓晓就两眼冒光,连声问:“听着不像绑架啊?难道他家里还不让儿子上大学?”

    陈续:“哪儿啊,我问他们宿舍的人了,据说陈续是他们村里一个土豪供出来的大学生,那个土豪有个女儿,本来说好了他们供他念大学,他大三就得回去和那家女儿结婚的。但那谁,陈州,他上了大学之后就不乐意了,今年过年回去就没结成婚。土豪家女儿觉得陈州是在大城市有见识了,嫌弃她,哭了一个寒假,差点没把眼睛哭瞎了。人女方家就翻脸了,说要么还钱,要么回来结婚。陈州没钱还吧,就被绑回去了。”

    苏豆一惊,下意识道:“这不犯法?”

    郑晓晓的关注点却是:“他到法定婚龄了吗?”

    陈续自己也是县城乡下考上大学的,对此比两个女孩子都了解些,感慨道:“什么犯法不犯法。带头来绑人的是人亲姐姐。她亲姐姐一大早就在宿舍边指挥人收拾行李边嚎嗓子,说她当年辍学养家还要供陈州念书,现在陈州自己承诺别人的做不到,还觉得他这个当大姐的给他还钱天经地义,寒假回去说要出国念书,让他姐夫供。”

    “至于法定婚龄。”陈续露出一个淡笑:“领证需要到法定婚龄,但农村里结婚,只要办了酒席就算结婚了。你们可能没见过,十七八岁结婚的多的是,十八岁不到生孩子的也多的是。”

    郑晓晓面露惊讶,城市长大的小姑娘没见过那些,自然想象不出那个场景,苏豆却越想越觉得,这听着怎么像是“高级定制版武器”?

    怎么刚好在这个时候冒出一个老家农村的姐姐,还有一个愁嫁的土豪女儿?

    陈续这时候却转头对苏豆道:“这事儿你可以问老寒啊,他早上起得早,可是亲自去凑了热闹的。我听陈州他们宿舍人说,他还和陈州他姐姐聊了两句,他应该比我知道的多。”

    张顾寒?!

    苏豆面露惊讶,心中问5.0:“你提示呢?”

    5.0【高级定制版武器已发挥应有的效果,在确保敌方不存在暴露我方的危害之后,会提示最终结果。目前状况不属于提示范围。】

    时间倒退到今早清晨……

    张顾寒起了个大早,神清气爽,春风满面。

    颜乐说他起一脸笑意,肯定心里有鬼。

    其他两人睡成了死猪,呼噜声此起彼伏。

    可一声女人的喊叫却在尚且寂静的男生宿舍楼内回荡开,伴随着几声不太能入耳的脏话怒骂。

    颜乐吓了一跳,躺在床上,眯眼朝窗户外看,嘀咕道:“就算午夜狼嚎这个点也该散场了吧?是不是哪个不要脸的劈腿了,女朋友都喊成这样了。”

    张顾寒拉开门闩,轻轻一推,更为清晰的骂声由远及近从阳台传来。

    耳朵尖一些,便能隐约听到一个名字——陈州。

    和陈续说的并无二致,陈州的确在宿舍被他大姐逮了个正着,一伙人乒呤乓啷冲进宿舍,把一屋子还沉浸在半梦中的男生吓了一跳。

    其余三人惊愕地看着为首的女人踩着床梯爬上来,抓着陈州的被子掀开就是一顿锤:“你个臭小子,老娘养了你这么多年,怎么养出你这么个白眼狼!前半生为了这个家受苦受累牺牲这个牺牲那个,后半辈子难道还要给你擦屁股?!啊!你是不是人,是不是人!”

    陈州从睡梦中被惊醒,陡然看到他大姐一张怒如雷神的脸,又被劈头盖脸一通打,尿都差点吓出来。

    一面拽这辈子挡,一面用方言喊道:“姐!姐!你别打!别打!”

    女人的力气向来是小的,可农村里从小干活儿养家的女人,力气却犹如无穷无尽,打一阵拽一阵,不忘嘴里骂一通没心没肺,把床上能扔的都扔到了地上,最后朝着陈州的脑袋一个巴掌:“余家女儿那婚事早两年也是你自己答应下来的,没人逼你!你欠了人家的情谊,拿了人家的钱读书,现在想不认账就不认账?滚!做你的春秋大梦!”

    陈州被骂懵了,尚且还记得这里是a大,是他的宿舍,不是那个在如今的他看来不够繁华不够现代化的边郊农村。他第一刻反应过来的不是他大姐话里那些意思,却是——丢人,实在太丢人了。

    宿舍其他三个男生见进了一屋子人,连忙套裤子穿衣服,离陈州床位最近的那个男生看不过,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爬过去劝道:“这位大姐,姐,有话好好说,别打人,这里是学校,别打人啊!”

    陈州的大姐名叫陈月,比陈州大七岁,尚且年轻,不到三十,却是一张略显老起的脸,虽然如今也穿金戴银,衣物干净不显廉价,但遮不住半面妆容的憔悴和眼尾的皱纹,手背上也没有一块细腻的皮肤。

    这个农村女人,细腻是不够细腻的,却也懂道理,被年轻小伙子一栏,说别打人,这里是学校,果然便住了手。

    她从床上下去,开始让女人帮着收拾东西,指挥男人搬重物,又朝宿舍里其他三个蒙圈不明所以的男生道:“不好意思啊,刚刚嗓门大了,冲进来吓到你们了吧?我就来把陈州带回去,收拾完东西很快就走,大姐嗓门儿大了,别介意。”

    其他三个男生还能说什么,连连摇头,忙不迭从床上爬下来,这既然都是人家的家事,谁还能多管,一个去卫生间上厕所,还有两个直接从大敞开的门口溜去走廊了。

    人一走,陈月便叉腰抬头,一脸母夜叉状,朝着还在床上的陈州怒道:“你个不争气的东西!还不滚下来!”

    陈州也生气,又气又不无奈,边穿衣服边道:“你干嘛?这里是学校,你以为是老家农村站马路上骂人都没人管吗?”

    其他来的人早早应下陈月早前的吩咐,只管干活儿,谁家弟弟谁家自己教训,没人吭声。

    陈月听了陈州这话,怒笑了,讽道:“行啊,来城里上个大学都不记得自己当年也是泥土路上光屁股打滚的乡下人了?你个死不要脸的,学校管你上学管你读书,可不会管你欠了人钱为什么不还!!”

    提起旧事便是戳到了痛处,陈州当即反击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还他们钱?我还在上学哪里有钱还,等我工作了就还他们。”

    陈月继续讽笑,那笑容在她脸上直接扭曲成了一个大写的恨意:“工作?还工作?今年寒假你不是背着我偷偷问你姐夫借钱说要出国念书吗?啊!!!”

    这一嗓子吼出来,陈州一个哆嗦,没敢下床,气势瞬间便低了,知道事情败露。

    陈月:“人老刘家也是倒霉娶了我这么个丧门星!拖着个你这种没用的弟弟,给娘家补贴这个补贴那个!还得供你出国了?你要不要脸!你不要我还要!”

    陈州:“……我都说是借我的……”又低声嘀咕道:“再说,你是我姐,他是我姐夫,哪家不是当姐姐的补贴弟弟,别人家不都这样,到你这里你还委屈了?”

    一听这话,陈月差点没气晕过去,也知道和这倒霉弟弟无话可交流,只凶恶地朝他瞪一眼,让人赶紧收拾东西,别影响人学生休息,人家那是国家未来栋梁,他们家这个就是社会蛀虫。

    动静闹得实在太大,离得近的宿舍里的男生都跑出来,看这一大早屋顶都要掀了的怒吼是怎么回事。

    刚刚去卫生间上厕所的男生洗了把脸,听了个大概,但也没听太明白,只隐约明白,这是个姐姐供弟弟的典型农村案例。

    他给辅导员发信息,辅导员没回,一看微信群,见群里已经为这事炸开了锅,便知道辅导员应该已经焦头烂额奔赴在来的路上了。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却在此刻突兀地响起——张顾寒玉树临风地站在门口。

    要说人的一张脸,迷惑性太大,不管骨子里好人坏人,只要长得好看气质佳,看着就是好人。

    张顾寒此刻就是那位看上去像好人的“好人”。

    他敲了敲门,扫视一圈,又抬眼朝陈州瞄一眼,最后准确地找看向当事人之一的陈月,淡定道:“辅导员还在来的路上,让我先来问问学生家长发生了什么事。”

    还坐在床上没敢下来的陈州呆了呆,卫生间的男同学愣了愣,这什么节奏?他张顾寒机械系的还管土木系的杂事儿?

    陈月这伙人也就对陈州格外不客气,对其他人是万万不会不客气的,尤其一听辅导员三个字,当即便文明了起来,态度也软了下去。

    收拾东西搬行李的男男女女动作都轻了不少,陈月则走到门口,对面前这位帅气的年轻英俊小伙儿委屈道:“家务事,真是对不住啊,也不想在学校这么闹。我们……”

    陈州撑着床铺栏杆,朝张顾寒嚷道:“你来干嘛?”

    陈月转头:“你闭嘴!”

    陈州:“他不是我们系的,其他系的,关他什么事!”

    陈月朝个一米八的汉子道:“你上去把他嘴塞起来,别让他乱说话!”

    陈月对自家弟弟的信任程度还不如一个长得帅气的陌生人,可见这些年被坑惨了多少次。她示意张顾寒别介意,摆了摆手,走出宿舍,站在走廊里叹道:“我们很快就走的,老师那边我会去打招呼,应该会……请假一段时间吧。”

    客气是要客气的,不分青红皂白闹学校宿舍就是他们不对,但陈月也没真的要在给张顾寒一字一字解释。

    然而张顾寒就是张顾寒,他想知道一些事的来龙去脉,总能想办法打听清楚。

    这位全a大知名的机械系男神,顶着一张脸,温言软语地表示如果是家里有困难可以讲出来,学校不但是育人教书的地方,也能为学生做力所能及的事。

    想象一下,要是你男神站在你面前和你说有困难就讲,你感动不感动?

    感动死了!

    这就是颜值的魅力!

    陈月被这关怀的几句话一戳,心当即软了下来,女人擅长倾诉,反正也有时间,便将前因后果声情并茂地娓娓道来。

    没半分钟,宿舍门口便围了几圈刚睡醒的男生。

    陈月说,她命苦,拉扯弟弟养娘家,从小命不好,唯一命好的就是嫁了好男人有个好婆家。

    又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好不容易把弟弟供完了高中,不打算再供了,男孩子,出去上学就自己赚钱,学费她可以给,生活费他自己想办法,兼职或者打零工都是条路。偏偏陈州不是少爷命想要少爷的待遇,觉得上学就该有人给学费给生活费。

    本地一家养鸡专业户发家的土豪欣赏陈州,觉得能考上这么好的大学,将来一定有出息。刚好土豪有个女儿,和陈州差不多大,中专毕业自己开了个小店,土豪就想撮合女儿和陈州,陈州很爽快地同意了,供他读书两年后结婚的条件也同意得万分顺溜。

    结果,年初春节闹崩了,土豪催着结婚,陈州推诿不同意,土豪急了说换钱,陈州就说你找我姐,我姐有钱,她替我还天经地义,婚事等毕业了再说——一下子伤透了两个女人的心。

    听完这些,围观男生纷纷在心里唏嘘不已——渣啊,男人了解男人,这是典型的毫无疑问的渣,没担当毫无责任心!

    张顾寒也点点头,他心里压根没唏嘘,这种偷人文章发表改名字的人有什么课替他唏嘘的,早前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再者,这个陈州,他可是知道苏豆秘密的人。

    虽然还不清楚苏豆那边会作何处理,但既然这是个机会……

    “那是要早点回去处理。一个女孩子用大好年华等了两年,总要有个说法。她家里找不到陈州本人,也会找家属要说法。相信辅导员和学校都能体谅你。”

    张顾寒:“而且我们学校可以因病因事缓休一年。”

    围观群众:(⊙v⊙)等等!怎么突然就缓休一年了,话题什么时候转到这里的?

    陈月一听可以缓休一年,当即眼珠子一亮,连连点头,心说之前都不知道,幸好有同学提醒,回头就和辅导员说。

    张顾寒提完因病因事缓休,无形中推了一把,也算功德圆满,正要离场,颜乐晃晃悠悠从人群后挤进来,开口道:“不是缓休一年吧?我记得现在可以缓两年啊。”

    噗——一把名为“补刀”的刀锋无形地插在了陈州身后。

    围观群众中有人不嫌事大,默默鼓了两下掌。

    @

    当天下午,5.0给出最终提示【高级定制版武器已完成使命。最终效果:缓休一年半。比预期效果增强百分之三百。】

    苏豆有一种预感,她觉得这个提示不会这么简单,按照她家除石的尿性,有条件就扯到张顾寒,没有条件,那就创造条件呗。

    果然——

    5.0【效果增强中的非预料中外挂:张顾寒、颜乐。】

    【叮!】

    【为感谢张顾寒在消灭敌方过程中所作出的实质性贡献,现提供奖励。】

    这到底会是个什么奖励,苏豆简直不敢深想,按照过去的常规尿性,大概就是怎么污怎么奖励。

    她对5.0也不报什么希望了,只是提醒道:“别忘了,你刚刚还提到另外一个人,好歹也多少奖励点什么吧。”

    5.0没有停顿【奖励张顾寒:感情催化剂一枚。】

    咦,竟然没污?

    【感情催化剂名称:颜乐。】

    ==好像有什么不太对………………

    【此奖励作用:在感情过程中增加‘跌宕起伏’效果,在矛盾与冲突中升华情感,尝试人类世界一女一男一男配的情感结构。】

    苏豆:“……………………”我谢谢你全家。

    什么跌宕起伏!!!什么感情升华!什么乱七八糟的情感结构!你当写小说拍电视剧呢!

    这么有技术含量感情品味的事你就不要做了!!

    你还是专心致志的污吧,可以不可以!!?

    5.0【除石总结人类社会经验:爱情片也需要走剧情。】

    qaq你看的不是爱情片,是走剧情的爱情动作片吧……

    在挫折中成长的苏豆坚强地撑住了快要裂成三百片的心脏,用聂夕辰那个以毒攻毒的办法,尝试扭转局势,道:“那什么,现在的电视剧一般都流行最后男主和男配在一起,这个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看张顾寒长那么帅,女孩子喜欢,说不定男生也喜欢呢?万一最后我不争气被炮灰,大神和那个谁一起了,走的那个剧情不就走歪了。”

    5.0【届时此情况可大大增加感情过程的戏剧性!感谢提示!】

    (ノ`Д)ノ感谢你大爷!!(记住本站网址:www.17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