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拐个男神当老公 ”查找最新章节!

    这个晚上注定要是个不眠夜。

    对张顾寒来说,他受家庭环境影响,从小便对女性有厌恶情绪,越大心理排斥越严重,这几乎断绝了对女生心动与女生交往的可能。

    可这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翻着手机里这么久以来和苏豆的通讯记录,回想他们相处的过程,意外发现他竟然记得很多细节——图书馆自习桌上彩笔标注的注会难度,粉色保温杯,淡绿色糖纸的薄荷糖,还有她每天背着书包三点一线跑来跑去的身影。

    枕着胳膊,在黑暗中看着乌漆麻黑的宿舍墙顶,张顾寒问自己,为什么和苏豆相处的时候他并不觉得难受,为什么一回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去图书馆,为什么他会将苏豆写的小说内容联想道他自己?

    又是为什么,苏豆那句“你不觉得包子和狗更般配吗?”会看得他心跳加速?

    这些陌生的从未有过的感觉从何而来,又是为的什么?不用细想太多,一个不言而喻的答案呼之欲出。

    而另外一头的苏豆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女生天生敏感,脑回路奇特如苏豆,此刻只要一想起2.6那句‘特殊装备’心动三秒对她猛增好感度就一脑袋的问号。

    她想如果除石说的是真的,那张顾寒就是对他有了心动后的好感?

    她自认平凡无奇,要长相没长相,要才能没多没大才能,除了喜欢写点东西、稍微勤奋了一些之外,在这个学校里,基本属于再普通不过的女大学生。

    优秀如大神,心动的点在哪里?!猛增的好感度又是因为什么?

    这也太突然了。

    大神的眼睛还没好吗?不会是上次1.4任性没举好例子,给大神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吧?

    苏豆大晚上的睡不着,闭着眼睛呼唤出2.6,询问疑惑,2.6明确的告诉她不会出现这种失误,技能一旦冷却效果便会立刻消失,不会又任何遗留问题。

    苏豆默了,如果不是除石这个外在因素的问题,那就是张顾寒自己的问题;如果是大神自己……

    苏豆又问除石:“你确定‘特殊装备’对我猛增好感度?”

    2.6【确定】

    !!!

    到底看上她什么?!!

    就好像男生没法忽视对自己有意思的美女一样,女生这边也差不多,一旦发现某个优秀的男生对自己有意思,女生很容易想七想。

    苏豆的人生刚刚二十出个头,第一次因为一个男生胡思乱想是在高中的时候,对象是孙耀;而这个第二次,则是因为张顾寒。

    当年年纪尚小,对孙耀,苏豆可能还会想入非非,但如今对张顾寒……她切切实实的与他本人相处过,见识过他的才能,看过大神以一人之力修改那些别人无从下手、她根本看不懂的复杂图纸,也亲耳听过学校的老师对他赞不绝口。

    家世好、智商高、精于专业又足够努力,外加一张帅脸,这样的男生能认识做朋友已经可以用“何其有幸”四个字来形容,竟然会对她心动有好感?

    苏豆一张脸飞快的红透,她默默用被子捂住了脸,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就这样发生了……

    第二天,苏豆又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

    郑晓晓吓了一跳:“你半夜做贼去了?”

    苏豆垂着脑袋趴在书桌上,她思考了一个晚上,最后总结性地觉得:会对她有好感,大神真是个善良又品味简单的好人啊!

    吃完了早饭要去自习室,苏豆在路上已经想好了,她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她管不了别人,但是她要管好自己。

    结果图书馆大门口迎面碰上了张顾寒。

    他神色如常,朝她招招手,远远的,一双视线便落在她脸上。

    苏豆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淡定地面对大神,可她发现根本不行,只要看到他的那张帅脸,哪怕一个角,她就会飞快的脸红,脑子里不停转着那句“好感度猛增”“心动三秒”。

    别多想别多想千万别胡思乱想!

    苏豆一边警告自己一边走过去,结果半路上一没留神差点被台阶绊一跤,幸好反应快,可因为一时的在张顾寒眼皮子地下慌乱,她更为窘迫。

    这次才是真的没办法正视大神那张俊脸。

    “2.6,”她无语地望了望图书馆门口的天,一边迈着并不欢快地步子朝张顾寒那边走过去,一边面无表情地默默在心里道:“把‘特殊装备’的马赛克重新打上吧。”

    2.6【收到。】

    再抬眼,苏豆看到的便是大神那张打着“实物”二字的脸,蓝色字体一边一个遮去了张顾寒望过来的眼睛。

    这么一遮,苏豆真是觉得心里轻松多了,步伐也轻巧了不少——马赛克真是个好东西啊。

    两人一碰面,张顾寒便看到苏豆两个眼圈,虽然面对苏豆时心态已然变了,但依旧神色如常,只是表情有些诧异:“昨天没睡好?”

    苏豆心里有鬼,听到这话心坎一跳。

    张顾寒又端详她的脸色,开口道:“因为文章的事?”

    苏豆小小松了一口气,默认地嗯了一声。

    张顾寒看着她,虽然表情自如,但事实上,有些感觉的本质一旦变化,其他东西也都会跟着分崩析离再重新组合。

    打个比方:好比之前他看苏豆,就像看蒸笼里一只热腾腾的包子,虽然也觉得香,但那就像隔着食堂的打饭台,不是自己的,不想吃也不会宵想。

    但现在他想吃了,便会觉得一切阻隔让他无法拿到包子的障碍物都必须清扫,他不但想自己伸手拿了吃,还想包子能够主动靠近一些,更想包子继续热腾腾香喷喷。不想吓跑包子吓憋包子。

    但相由心生,人的心理状态一旦变化,表现在脸上的微妙的神色都会紧随着改变,只是一般人自己看不到而已。

    张顾寒“心怀包子”,从容淡定都是本能下装出来的,他既没有追求过女生,也没有恋爱经验,之前和苏豆相处纯属自由发挥,如今只能摸索中开拓前路。

    他嘴里说着陈州的事,心里却想着“吃包子”,眼神很快就跟着变了,如今旁边要站熟悉他的个人,肯定要心里腹诽他在想什么坏主意,那变化的眼神,真是太赤果果了!

    但问题是——苏豆看不到。

    在她眼里,“实”“物”两个硕大的字体,一边一个占据了张顾寒的眼睛,让她就这样错失了那个“想要吃包子”的火热眼神。

    但更进一步的问题是——看不到又怎么样?

    2.6尽职尽责地发挥着它许愿石对“特殊装备”的实时监控功能。

    那不被期待的提示声紧跟着在苏豆耳边响起,然而这次,竟然没有跟着想起警报声,取而代之的,是类似烟花爆竹的欢庆背景声。

    【“特殊装备”已自主激活“爱情密码”。】

    【恭喜许愿者苏豆,自动收获“特殊装备的真心”一颗。】

    苏豆已经走到了张顾寒面前,听到耳边,脸色瞬间惊恐了——昨天才是猛增好感而已,今天就直接收获真心了?

    大神,你真心送出来的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

    苏豆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低头猛咳嗽,脖子根瞬间涨得通红,这个时候给脸打马赛克已经没用了,给整个人都打上马赛克吧。

    2.6很听话,“实物”二字瞬间放大,竖着挡起来,在苏豆眼里,那真的就是个行走的长腿“实物”了。

    这形象虽然惨不忍睹,但好歹,终于能直视了。

    压住心头翻腾的情绪,苏豆好不容易重新直面“实物”。

    张顾寒却奇怪苏豆的神色怎么有些不对,她目光游移,好几次刻意错开视线不去看他,难道是他表现得太过明显了?

    他下意识就归正表情,这才察觉出自己眼神不对,但不动声色的掀篇过去一向是他的专长,他很快便一本正经道:“我昨天晚上问到了,推荐你那篇文章去市青年报的是教务处的许主任。你的情况我已经和她说过了,她这会儿应该在办公室,你和我一起过去,把情况再说明一下。”

    苏豆愣了愣:“啊?不用和辅导员说?”

    张顾寒:“和班级事务无关,找辅导员用处不大,文章是许主任推荐的,她比任何人都重视,走吧。”

    苏豆和张顾寒一起去往教务处的办公楼,两人一路上谁也没主动开口,各怀心思。

    前者在张顾寒和陈州的事之间来回摇摆焦虑;后者则琢摩着到底该怎么追女生,他是不是应该在这之前给张煜凌打个电话先咨询一下他的心理旧疾?

    走着走着,系主任的办公室近在眼前。

    张顾寒敲门,伴随着一声“请进”,大门被他轻轻推开,苏豆刚要抬腿进门,抬眼看清办公室内的人愕然一愣——陈州?他也在这里?

    @

    许主任人到中年,一辈子兢兢业业在学校里工作生活,把学校当家,最是关心学校里的学生,只要有机会就给她看中的学生推荐工作推荐实习岗位。

    陈州上次在校刊上发表的那篇名为《我所焦虑的大学生活》就很受她的赏识,刚好一位朋友在市青年报当领导,一个桌子上吃饭,许主任就把那篇文章推荐了过去,报社主编一看,觉得那篇文刚好能体现现在大学生的焦虑现状,当即便敲板收了稿子。

    普通人很难在市青年报发表自己的文章,陈州那次也算借此接触到了更好的平台,以后毕业,简历上也会有这样漂亮的一笔。

    结果还没多久,许主任就听说这文是拿的别人的稿子,当即震惊了!

    如果是听的传闻,最多也就左耳进右耳出,可说的人偏偏是机械系的张顾寒,她老公刚好又是机械系的系主任,话经由他老公一传,那就不是普通传闻了。

    拿不属于自己的稿子发表是很严重的事,放她上学的那个年代是要被全年级人唾弃的,文贼是个什么性质?

    她当即把陈州也叫了过来,既然谁都说稿子是自己的,那就当面对一对。

    而陈州自从进了许主任办公室脸色也极差,他没料到事情直接被捅到许主任这边,觉得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苏豆。又见陪着苏豆一起进门的竟然是机械系的那个张顾寒,心底一时有些打鼓。

    许主任对学生一直没架子,办公室门一关,引着几人去里面的小会议室落座,还给三个学生都倒了水。

    苏豆几乎没怎么见过学校领导,一时表现得很拘谨,张顾寒倒是表现得很随意,直接喊许主任一声“师母”。

    这声“师母”听得旁边的陈州拿眼睛在苏豆身上直扫——他们是什么关系?

    许主任一坐下,看看苏豆,又看看陈州,尽可能地缓和又郑重道:“现在的情况是,一个稿子,却又两个原著作者,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女生有优先权,你先来吧,叫什么?”

    苏豆立刻报出自己的名字,尽可能视线往许主任那边转——没办法,张顾寒就坐在她旁边,因为有马赛克,在她眼里,那椅子上撑着一个大写的“实”,椅子下面立着一个大写的“物”。

    苏豆把情况说了一遍,没有一个字废话,精简又能让人听明白。

    她说完,许主任便点点头,跟着看向陈州。

    陈州表情冷冷地,朝苏豆道:“既然你说是我拿的你的文章发表,证据呢?”

    苏豆又不傻,私底下她会说没有直接证据,都闹到许主任面前了,这么说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她正色回视陈州,一本正经匡道:“陈州,你可以不承认,我没有直接把证据拿出来是顾虑同学情谊,觉得没必要把事做绝,你自己主动承认,也好过我把证据拿出来。”

    陈州心里一跳,其实他并不是百分百确认苏豆那边没有其他底稿,当初敢做得这么大胆,一方面是因为有许愿石存在,另外一方面他拿到稿子的时候听苏豆随口说了一句“这稿子临时写的,其他人还没看过呢”。

    可现在呢,他的除石突然消失了,他心里也没底,只能硬撑着厚脸皮不承认,他只能赌一把了,赌苏豆没有证据,就算有,他也可以不承认。

    他当着许主任的面,回道:“苏豆,我知道你在文协的时候给协会会刊、校内的刊物都投过很多稿子。你写东西,我也写,稿子我早就发表了,都登上市青年报了,你现在说稿子是你的?”

    苏豆在关键时刻一点也不怂,心里也非常鄙视陈州:“对!是我的!”

    陈州:“你胡说!”

    苏豆这还是第一次和人硬碰硬,虽然不擅长,但她一想到陈州的无耻就恨得牙痒痒:“偷了就是偷了!”

    许主任一直没有做声,张顾寒则垂着头,突然的,他的目光朝陈州那边望了过去。

    大概那个眼神太过锋利,陈州本来就不占理,被他这么一扫,当即心虚地错开眼神。

    张顾寒礼貌地朝许主任抬手示意,许主任点点头,他便凑过去对身边苏豆低声道:“没用的,他不承认,拿你的底稿吧。”

    这个声音压得刚刚好,不高也不低,有些字听不到,可“底稿”二字却分外清楚。

    许主任一听到便挑眉头,陈州按在桌下的手紧紧捏了捏。

    苏豆抬眼看那硕大的“实”,透过字体笔画间的缝隙仔细地辨认出脸上的一对眼珠子,她心想大神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没证据吗?现在让她拿什么底稿?

    她装模作样地与张顾寒凑在一起,眼睛眯了眯,一个劲儿的拿眼神回瞪,怕他不懂,还特意挤了挤眼。

    可张顾寒兀自镇定在桌下握住苏豆的手,“安抚”一样的轻轻一捏,又很快松开。

    这么一捏把苏豆的魂儿都给捏得飘了起来——大神啊!你的司马昭之心我已经知道了!你捏我我还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做马赛克的那两个大字都遮挡不住你那浓烈的想要泡我的决心啊!!

    _(:3」∠)_

    而偏偏,张顾寒还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完美:他绝对不是趁机占苏豆便宜,他就是在安抚她,在她身旁做坚实的后盾。

    苏豆预感到2.6又要出声了,果然2.6没有让她失望【警告,“特殊装备”为成年人类男性,许愿者为成年人类女性,两秒前两人距离为‘0’!】

    【从获得真心到距离为零的时间太过短暂,警告,这会大大增加严重后果的发生概率!】

    苏豆:“………………”

    而在语言造诣上,2.6突破了一个石头的极限,苏豆都快无力吐槽了,它竟然还能继续道【警告!根据除石2.6总结的人类经验,当两人距离为负数时,严重后果发生的概率为百分百!警告!】

    距离……为……负数?

    苏豆要当场以头抢地再掀桌了(╯‵□′)╯︵┻━┻,都说了安安静静当你的除石!没事不要瞎总结经验!!你一个许愿石一本正经地黄爆小心被河蟹啊!!

    她默默从张顾寒脸上挪开眼,拉开两人距离,好像距离这种东西会滑动,一不留神突然变成负数一样。

    而旁边的张顾寒又默了,他自觉做得不动声色,为什么苏豆在旁边的表现这别扭?难道他的方式不对?!

    而这两人短暂的交流和眼色在陈州那边看来却没有一点粉红桃色,在他看来,苏豆认真思考的表情带着十足的笃定和把握,张顾寒更是在旁边等得不耐烦,索性劝苏豆把证据直接拿出来。

    如果真是这样……

    陈州的腿下意识的抖了一下,心里也越来越没底,有底稿?难道真的有其他底稿?苏豆当初那么放心的把稿子给她根本因为她从来都丢着其他可以当证据用的底稿?

    各人各个心思,那边张顾寒在脑子里飞快思考着苏豆的问题,又抬起脸,面无表情地朝向陈州的方向道:“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自己承认和我逼你不得不承认性质不同,追究起来也不一样。”

    面对苏豆,陈州尚且能挺直了腰板,可如果硬碰硬的对象是有a大风云人物之称的张顾寒,那意义就不太一样了。

    陈州犹豫着沉默了一下,睫毛一垂思考着,可张顾寒却盯着他,在他刚刚垂眼的瞬间道:“心虚了?”

    陈州心口一抖,立刻反驳,嗓门儿瞬间拔高:“没有!”

    他不那么激动地开口还好,一开口就尖锐得破了音,引得苏豆和许主任一起望了过去。

    心虚的人心里一定有鬼,再装依旧也是装,有人装得好,可有人却破绽百出,陈州本身就是学生,阅历决定了他不可能成功蒙混过关,被张顾寒一激,脸色便耸动了,要想继续完美的伪装已经不可能了。

    许主任心中也有了计较。

    她没有让张顾寒苏豆去拿证据,反而让他们先回去自习,她来和陈州聊一下。

    顺杆子爬这个道理苏豆还是懂的,许主任都这么说了,她便站了起来和张顾寒一起朝外走,离开前转头瞄了陈州一脸,后者颓败地埋头坐着,俨然一副“气数将尽”的模样。

    离开办公楼,苏豆多少轻松了一些,猜测许主任应该有办法让陈州开口说实话,但还没轻松半分钟,身旁贴上来一个人影。

    苏豆赶忙往旁边让了让,转头看“实物”。

    张顾寒看她,解释道:“许主任心里多少有数,看陈州愿意主动说多少,至少事情能真相大白了。不过以我对许主任的了解,她对学生一向很宽容,可能会把事情压下来,最后让你们私下解决。如果最后陈州只是向你道歉,没有受到学校处罚,你接受吗?”

    两人本来都在朝图书馆走,张顾寒说话的中途不知是谁先停了脚步,双双站在原地,一人抬眸,一人低头,最后那句“你接受吗”说得口吻又轻又缓,弄得苏豆即便满眼是两个硕大的马赛克,也听出了耐心询问的意思。

    哎!突然变得这么温柔,真是一点都不习惯啊!就不能变回那个一口气吃了七个包子的大神吗?

    这样逃避看一张马赛克脸也不是办法,苏豆于是叫出2.6,把那两个挡脸的大字给撤了,刚撤掉,抬眼又对上张顾寒那双堪比饿狼的眼睛。

    苏豆忍着心里的槽点忍了很久了,这次终于没有忍住:“…………大神,你是不是饿了?”

    “……”想吃包子这件事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张顾寒从善如流道:“嗯,早饭没怎么吃。”

    苏豆看看时间:“十点了,我请你去食堂吃个早中饭吧。”

    张顾寒摇了摇头,目光幽幽地转向远处,不咸不淡道:“不了。”他不饿,只是想“吃包子”而已。

    啊啊啊啊!!!

    苏豆心里呐喊着:她要怎么面对现在的张顾寒啊!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男神级别的看上!谁让2.6嘴贱话多早就把大神给暴露了啊!!

    她真的一点都不想提前知道大神对她“动心三秒”“好感度猛增”啊!

    这就像提前知道了答案做习题,所有的步骤都受钳制!

    都是2.6的错!

    “叮!”

    骂着曹操曹操就来了,苏豆做好了心里建设准备来迎接2.6下面的话,不用猜,大概又是“特殊装备”相关。

    果然2.6开口了【‘特殊装备’已成功在‘文贼事件’上造福许愿者。】

    【此特殊装备技能冷却,效果即将过期。】

    什么?难道这个意思是说大神以后就不属于除石所说的‘特殊装备’,她再也不用听到和张顾寒相关的奇奇怪怪的提示了吧?

    _(:3」∠)_

    真是太好了!

    2.6最后道【特殊装备技能正在冷却中,此后不再实时关注此人类男性,许愿者是否还有其他疑问。】

    走在张顾寒身旁,苏豆拿余光瞥过去,沉默了一番,终于迎着冬日的冷风把快要臊红的脸吹得没那么烫。

    苏豆心中:“就是……那个什么……你不是说有距离为负的风险吗?”

    2.6一本正经地回【是。】

    苏豆:“那什么,那个负的距离,大概负多少啊?”

    这次苏豆没有立刻得到答案,等了一会儿竟然也没声音,终于换成她催促。

    结果……2.6一脸正气回道【本除石总结出人类世界经验,近期属于严打河蟹期……】

    苏豆心里炸了:“不问你的时候你不该说的到处乱说,我问你了你又叨逼说河蟹!不需要你总结那么多,直接告诉我,负多少!?”

    2.6飞快地回【距离负值最大可达18cm】

    苏豆深深地埋下了头,拿脑袋顶着冷风走,脸已经瞬时红成了一只煮熟的大螃蟹。

    捂脸!

    污!真是太污了!她这样一个正经人,怎么遇到了这么不正经的许愿石!

    以及……

    →→长啊!真是好长!

    捂脸!~

    张顾寒走在一边,郁闷至极,眼神都变得空远了,今天有点失败,没兜住情绪,这样下去可不行,他哪儿知道不是自己没兜住,更不知道如今别说那点小心思,连“老婆本”的重要数据都被2.6揭了老底。

    @

    许主任办事利落,很快把事情给搞清楚了,确实是陈州拿了苏豆的文章,至于是有心经营还是一时鬼迷心窍那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按照陈州的哭诉,那就是一时迷失了自我,不是他的本心,是他嫉妒苏豆能写那么精彩的文章能一直连续在校刊发表,他出于一种微妙的心态就做了这种“蠢事”。

    至于除石,苏豆和陈州各自心里都清楚,那是绝对不可能提起的关键一步,在这件事里发生了什么样的作用以后也绝对不会被人所知。

    许主任后来找到苏豆,语重心长地聊了一下,大意就是抄袭都不可姑息,更何况是拿别人的文章发表,那绝对是偷,和抄袭一样令人发指深恶痛绝。但如张顾寒所说,许教授一辈子在学校,兢兢业业为学生,最后还是希望苏豆能考虑给陈州一次痛改前非的机会。

    她是这样说的:“并不是让你多忍让,偷文发表的恶劣程度很严重,我一直认为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陈州这次犯了很大的错。但我做学生的时候,一位老教授说的话我至今记得,那就是不能让一个学生的前途毁在学校里。我是学校老师,我必须宽容,我会给他多一次机会。这样以后不管这个学生毕业工作了,是好是坏,我都能捂着良心说,我当年尽力了,我给了他机会。他变好了,我庆幸我给的机会,他还是烂泥扶不上墙,那我也问心无愧。”

    苏豆听完许主任的话佩服她为人师表的宽容,而她自己需要的是道义是本该属于她的公正,并不是要把其他学生弄得声誉败坏开除学籍。

    再说了,就算陈州被开除了,苏豆也不会觉得心里痛快。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在许主任的办公室,当着两个辅导员的面,陈州认认真真朝苏豆致歉,同时在学生档案上记了那么一笔,再撤掉文协会长的职务。

    道歉那天,两个辅导员的脸色都不好,陈州的辅导员觉得脸都丢进了,而苏豆班级的辅导员则认为没有通报批评公开说明属于“欺负”苏豆,幸而许主任几句话化解了冷场的气氛。

    陈州面对苏豆也是分外尴尬,道歉完便站在一边。

    辅导员和许主任在说话,苏豆看看陈州,埋头用手机在备忘录上打了几行字,递过去。

    陈州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就绿了。

    苏豆写的是【我知道,你不是真心道歉,心里说不定还在埋怨之前没兜住底,你放宽心,我也没真的原谅你。你偷我的文,死不承认,装不下去才露底,道歉也没用,我不接受。这件事你理亏,我吃亏,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以后你再惹上我,我就放狗咬你!】

    当然,还有一句话苏豆本来写了,最后还是删掉了,如果陈州看到那句话,恐怕就不是脸绿了,肝都要绿了【你气质品味谈吐真的太差,和你约会过的系花都在吐槽你。】

    事情低调的解决完,许主任为此很欣赏苏豆,觉得这个女孩儿识大体能体谅她的良苦用心又很有才华,特意把苏豆推荐给在市青年报的好朋友,将她推上本该属于她的平台,而年底期末考试一门接着一门,还要更新小说,无暇去思考太多事,幸而张顾寒比她还忙,根本没时间去自习室,苏豆就每天在轮轴转的复习考试中挨过一天又一天。

    终于,最后一门考完结束!终于可以放假了,苏豆开心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除石2.6也终于恢复了它催促的老毛病,不停在苏豆耳边炸着同一句话——

    【除石2.6竭诚为您服务!】

    【除石2.6竭诚为您服务!】

    【除石2.6竭诚为您服务!】

    ……

    苏豆想了想,飞快道:“除了我开口叫你,你都不会主动出现。”

    2.6【……本除石也是有尊严的。】

    苏豆刚要说这愿望你实现不实现,手机叮的一声,拿起来一看,差点跟烫手山芋一样把手机扔地上。

    大神啊……

    聊天页面里,张顾寒原先随意的一张风景图头像如今早已变成了一只大狼狗的照片,其野心昭然若揭。

    张顾寒问她:“考完了?”

    苏豆:“嗯,考完了。”

    张顾寒:“什么时候回家?”

    苏豆:“后天。”

    张顾寒:“车票买了?”

    苏豆:“我姐来接我。”

    张顾寒:“后天几点?我送送你。”

    苏豆捏着手机坐在宿舍里,不久前无法直视大神的感觉死灰复燃一般重新爬上心头,她心说都有人来接了还送什么,她姐一般就把车听宿舍楼下啊!

    两天后,早上九点,张顾寒走到苏豆宿舍楼下,远远的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宿舍楼前。

    走近了才发现苏豆的行李早已搬上了车,人都坐进了车里。

    车窗摇下,苏豆坐在副驾驶朝他招了招手,驾驶座一个短发职业装的女人侧头望过来,眼神带着审视。

    两人一个车外一个车内,有的没的扯了一些,苏米催促了一声,苏豆才和和张顾寒道别,车子缓缓滑行驶离宿舍区。

    苏米比苏豆大五岁,外企人事经理,一边开车一边后视镜里看了张顾寒一眼,问苏豆道:“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苏豆立刻侧身过去:“不是。”

    苏米做人事的,最需要精通看人,于玄学方面一直有研究,不知准不准,但好歹混成了人事经理,她道:“幸好,刚刚那男生,虽然个高腿长,但印堂一副没福气的样子,眼窝略深,女人缘差。”

    苏家姐妹两个关系一直很亲密,这么一说,苏豆想了想,还是对苏米道:“姐,那个男生,他好像对我有意思。”

    苏米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废话吗,不是对你有意思,还特意放假之前来送你?”

    苏豆瞪眼:“这你都看出来了?”

    苏米奇怪道:“这不显而易见吗,他做的也很明显啊!”

    苏豆:“…………姐,我要怎么办。”

    苏米已经把车开出了学校,拐上了大马路,疑惑道:“什么怎么办?”

    苏豆:“知道他喜欢我,我有点没法直视他。”

    苏米却深沉地思考了起来,一时半会儿没说话,过了一会儿问道:“你要想想,他身上,性格也好、学识、气度也好诸如此类的,有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你关注的,让你格外留意的。这样的话,也不存在完全没法直视吧。你想想,有吗?”

    这次却换成苏豆沉默了,她突然想起那个日头灿烂的早晨,她埋着头,用脑袋顶着寒风,默默在心里问除石的那个问题。

    有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你关注的?

    有啊。18厘米什么的……

    qaq

    苍天啊!!更加没法直视了啊!!(记住本站网址:www.17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