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拐个男神当老公 ”查找最新章节!

    苏豆继续看书,面对厚厚一沓单词,心想今天没吃到红楼的三丁包,那就多背三页单词吧!

    正想着,有人拍拍他的肩膀:“同学,这个位子有人吗?”

    苏豆抬眼,看到一个陌生面孔的男生,赶忙摇头:“没事,你坐吧。”

    “谢谢。”

    男生拉开椅子坐下,桌子上摊开一本机械工程图基础,苏豆随眼瞥到,心想原来又是机械系。

    刚低头继续背单词,屏幕盖在桌子上的手机一震,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条短信。

    张顾寒【我在图书馆门口,你出来一下。】

    苏豆:“………………”大神,位子刚被占了你才来。

    不对,这是最新一条消息,前面还有一条,四十分钟前的。

    张顾寒【我要晚一会儿,大概七点半。】

    苏豆:“………………”

    ==好了,现在的任务是,30秒内想一个可以碾压大神智商又说得过去的借口,解释为什么承诺的空位让给了别人。

    或者,她转头瞄了一眼那正在看书的男生,和他商量一下,说位子其实本来有人?

    这两个办法,前者成功的概率为零,后者……苏豆埋着头,偷偷往男生脸上瞥了一眼,那是一张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脸,再瞥第二眼……嗯,这男生看着应该挺好说话的,说不定好好说,行得通呢?

    于是转头,正要说话,面前的桌面投下一道阴影。原本还有些悉悉索索交谈声翻书声、面积约一百多平的小自习室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一个算不上陌生也算不上熟悉的男声不冷不淡在她脑袋上方响起,声音刻意压低,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到:“你已经看了两眼了。”

    那一瞬间,苏豆梗住了脖子,她只是想——

    大神不愧是大神,出场方式都能给人一种“你们别说话让我安静地捉个奸”的错觉。

    但是广大校友同胞师兄师妹师姐师弟们,你们突然都不说话是怎么回事?!这气氛安静得也太让人觉得诡异了!

    还有身边这位帅哥,==你的戏份有点多吼,你那“卧槽我真的不是奸夫”的惊恐眼神麻烦收一下好吗!你机械系的不是表演系啊!

    苏豆内心吐槽完,淡定转头,拿起桌上的手机摆了摆,又提笔在草稿本上写了一行字【我刚看到,刚要出来】

    张顾寒左手插兜,右手拎着个纸袋,灯光投射而下,落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他修长的身形往桌面一站,气场自开,令人无法忽略。

    他点点头,口袋里伸出手,换手拿纸袋,又单手撑着桌沿,躬身弯腰,右手拿过苏豆手里的签字笔,笔尖落在稿纸上,笔走飞龙,浑厚流畅,写下四个字,一个标点符号。

    【编,接着编】

    苏豆:“…………”好了,智商成功被反碾压,果然忽悠不了张大神。

    可苏豆怎么都没想到,她一个当事人还算淡定,怎么旁边这位仁兄激动得不能自已,竟然直接抱着书站了起来,额头上冒着热汗,拉开椅子转身跑出自习室。

    寂静中,似乎响起无数倒吸气的惊叹声。

    苏豆也想倒抽气,那位仁兄竟然跑得比兔子都快!

    张顾寒放下笔,纸袋一提,放在苏豆面前的桌上。

    苏豆不知道是什么,但也知道应该是给自己的,她脖子伸过去看了一眼,微顿住,那里面竟然是热气腾腾的……包子?

    她错愕了。张顾寒却已转身朝外走,不多时身影消失在门口。她想了想,提着袋子跟着跑出自习室。

    大门合上,整个自习室在无言中炸开了锅——卧槽刚刚那是张顾寒?!!我没瞎吧!

    a大校内扣扣八卦总群——

    【张大神惊现图书馆一楼自习室!!】

    自习室校友们激动地内心活动苏豆当然听不到,她跑出去,发现张大神背着风站在一根石柱后,连忙跑了过去。

    举起手里的纸袋晃了晃,惊讶地问:“给我的……包子?”

    张顾寒背风站,也背在路灯昏黄的灯光下,整个脸隐没昏暗中,看不清。他“嗯”了一声,又说:“谢谢你帮我占位。”

    原来如此。

    但这个感谢听在苏豆耳里却十分惭愧。张大神为了感谢她特意去买了包子,还是热乎的,可她承诺的暖气房空位却似乎并没有兑现。

    苏豆深觉自己太不仗义了。

    她想了想,说道:“其实我在二楼也有两个自习位。”顿了顿:“这个不是编的,是真的。”

    张顾寒立在柱边,奇怪道:“你占了多少位子?”

    苏豆随意摆摆手:“哎,狡兔三窟嘛,我只是占了,别人要坐也能直接坐,不过我二楼那个位子……应该没什么人愿意坐。你要是不嫌弃,以后一楼没位子,可以去二楼。”

    张顾寒突然想笑,幸好神色隐没在黑暗中,只是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声音却暴露了还算愉悦地心情:“可以,走吧。”

    苏豆忙举起纸袋:“都是热的,冷了就不好吃了,反正位子也不会跑掉,我们站这儿一起吃了吧。”

    她刚好站在灯下,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印着光,闪闪微波,粼粼如水。

    张顾寒因为一些原因从小就不亲近异性,上了大学也几乎不主动与女生交谈往来,几乎只混迹在男人堆里,所以他从来不知道,和一个女孩儿接触会给人这样……不太一样的感觉。这和男人的大大咧咧、粗犷、豪气全然不同。

    苏豆这个女孩儿,还真像……热乎乎的包子。

    袋子里有十个包子,三丁鲜肉青菜肉各三个,还有一个豆腐包。

    苏豆一口咬到她最爱的三丁,差点迎着寒风感动地哭出来,一边被热乎乎的三丁馅烫得直抽气,拿手直扇风,一面哆嗦着舌头对张顾寒道:“张大婶(神),你滋(知)道吗,我今天晚上去红楼买三丁包,没买到,你则(这)包子和红楼的一模一样,好吃哭了。哪个食堂买的?现在还有这么热乎的包子。”

    张顾寒平静道:“校外买的。”

    看她吃得那么香,虽然并没有胃口,也拎起一只包子,尝试着咬了一口,这一口下去,只觉得四肢百骸都被包子的热气熏着,原本不觉得饿的肠胃突然有了反应。

    他站在那里,几口吃完一个包子,又从袋子里拿了一个,几口吞下,胃里暖和了,这才觉出饿,想起自己一天没吃东西。

    苏豆吃完一个,舔了舔手指,舌头终于捋直了,分享秘密一般道:“我说的吧,真的很好吃。而且三丁最好吃了!”

    张顾寒刚刚才吃了一个三丁,同意道:“确实。”

    得到了肯定,就好像站在了同一个包子战线上。苏豆很高兴,点头称赞:“有品位,晓晓一直觉得鲜肉包最好吃,完全欣赏不来三丁。”

    张顾寒心觉好笑,品包子这个品位,还真是有够与众不同。

    苏豆已经吃过了晚饭,因为嘴馋,硬塞下去三个包子,再也吃不下,剩下的全给张顾寒吃了。

    本来按照张顾寒在苏豆心目中的人物设定,就算大神给面子,最多吃两个就得了,却没想到他竟然靠着柱子吃完了七个包子。

    以至于苏豆当时懵懵懂懂地站在一边思考,是不是吃完了七个包子可以召唤什么特殊技能的小宠物?比如皮卡丘那样的。

    再一想,大神怎么可能养皮卡丘那种进化变身后又黄又残暴的萌物,那是小智养的!

    苏豆脑洞一旦启发,就有点停不下来,像个黑洞越阔越大,幸好张顾寒吃完,团起纸袋扔进垃圾桶,反身回来:“走吧。”

    两人回自习室,苏豆坐原位,张顾寒拉开椅子坐在旁边郑晓晓的位子上。

    苏豆总觉得气氛有些怪异,手机一震,拿起来一看,是认识的也在这个自习室看书的女生。

    那女生在微信里问她【你认识张大神?!!!你们一起上自习?!!!】

    苏豆拿着手机回复【大神缺个暖气房自习位。】

    女生【(⊙v⊙)原来是这样!】

    她定了定心,看单词背得差不多了,翻出一本注册会计师税法来看,厚厚一本,才翻开扉页就觉得头疼。

    转头瞥眼,张顾寒面前那本自动化专业书竟然比词典还厚,还是全英文……

    见她瞥眼过来,张顾寒侧头抬眸。

    苏豆微侧身,抬手掩唇,压低声音:“大神,你觉得你们专业难吗?”

    “还好。”他扫了一眼她面前黄色封面的税法书:“你们专业难?”

    苏豆本来想点头,又想人家看全英文的专业书都说还好,她看母语中文的税法都觉得特别难,那不是给她们专业丢脸?

    于是坚定地摇头:“不,我也觉得还好。”说完继续看书。

    张顾寒的目光从她的税法书封落到横放着一排书的桌角,上面胶带贴着一个学习进度表,进度表上某一行字用红色的彩笔显眼地标注着【《税法》难度系数:加了一斤芥末的三丁肉酱包】

    入校后,第一次正正经经坐在自习室看书的张大神在这个晚上思考着一个问题:注会的税法有这么难吗?(记住本站网址:www.17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