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拐个男神当老公 ”查找最新章节!

    苏豆做了一个梦。

    十二月的天雪雨纷飞,她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

    天气不好,通往图书馆的主干道上几乎没有什么学生,她一个人背着包,一身棉衣外套,脑袋缩在围巾里,吭哧吭哧朝前走。

    这么烂的天气还顶着风雪奔赴图书馆学习,苏豆差点被这样一个爱学习的自己感动哭,结果脚下一绊,脸朝地瞬间摔了个狗吃屎。

    她在梦里都觉得疼,下巴疼脸疼膝盖疼,呼哧着温热的白气,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什么鬼啊,这条路她几乎每天走,从来没被东西绊过,刚刚她的脚尖碰到了什么?

    冬天衣服厚,脖子上又围了大大一圈的围巾,苏豆垂眼还看不到自己脚边是个什么东西,只能弯腰低头去瞧,这么一看,她吓了一大跳——怎么有块石头?而且这石头怎么比食堂炒菜的锅还大?

    苏豆抬眼,远远瞧了自己来时的路,心中更觉得奇怪,刚刚走来的时候明明没看到这里有石头啊,而且这么大的石头躺在路中间,她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又不是瞎!

    梦中的苏豆当然想不起来自己是在做梦,并不知道一切的不合理都源于:这只是她的一个梦。

    在奇怪自己2.0视力怎么可能看不到这么大石头的同时,她慢慢蹲了下去,仔细瞧起了这块石头。

    不看不知道,一看又吓了一跳,这石头上竟然有字!

    黑色并不平展的石头表面上,一行红色的小字一个一个蹦了出来,就和键盘敲字一样,最先出来的是个“你”,接着是“好”,第三个字是“苏”,再接下来是个“豆”。

    合起来就是——【你好苏豆】

    苏豆瞪着那四个字,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紧接着一身尖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这是什么东西,她见鬼了吗?石头,石头上竟然会出现字?它在和她打招呼?

    苏豆吓得摔坐在地上,但那石头却好像根本不在意,继续朝外面蹦字。如果吓得转身就跑,根本不会知道那石头又“写”了什么,但奇怪地是她竟然起不来,整个身体被牢牢吸固在地上,眼睛也无法转,只能看着石头的方向。

    只见【你好苏豆】四个字瞬间消失,另外一行字飞快地出现——

    【‘除石1.0’竭诚为您服务。(备注:除石是天地造物主创造出的许愿石。)】

    苏豆瞪着那行字,觉得要么是自己疯了,要么是那块石头疯了。

    石头继续——

    【请以‘……除了……’造句许愿,除石1.0可以满足你的部分愿望。】

    苏豆冷汗热汗交替往外冒,她这会儿才发现图书馆的主干道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但雨雪停住,隔着不远的教学楼里传来打铃声,一行人走了出来。

    苏豆的思绪发飘,收回视线,落眼一看,面前的那块大石头竟然不见了!她心里发怵,手撑着冰冷的地面想要站起来,可努力了几次,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起不起来。

    她急得又是一阵热汗。

    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那行人已走近,隔着几米,有个男生大声道:“张顾寒,有女生摔了,你快去英雄救美!”

    苏豆背对着他们摔坐在地上,听着那句“英雄救美”一脸窘迫。

    这些人真是多事,看到了当看不到直接走过去也好过被这样谈笑揶揄。

    苏豆不理身后的那些人,尝试了几次,终于站了起来,转头,见那行人朝着图书馆的方向走远了,为首的那个男生走得快,目不斜视,的确就是机械系的大才子,a大的风云人物张顾寒。

    提到张顾寒三个字,上至校长下至a大一条狗,恐怕没人不知道的。传闻这位张大神不但长得帅,家道殷实,还是童星出道,十五岁前拍了不少电视剧电影,明明有大好前程,却执意放弃艺考,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a大最出名最难考的机械工程专业,看上去是个拍片的花架子,可他偏偏在机械方面极有天赋,还是专业课大牛,机械系上上下下都把他当成“超级学霸”供着。

    一个男生优秀到这种程度,还长得跟男明星似的,可以想象出他在学校多引人关注。

    但苏豆对这些什么风云人物校草校花一直不怎么感冒,她自认智商普通情商平平,只想趁着大学四年好好把该考的证考了,顺利毕业工作赚钱。

    什么张顾寒,那就是存在于传说范围内,和她八辈子打不着半点关系的一个名字而已。

    苏豆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雪,可她一低头,竟然又看到了那个大石头!

    她眼皮子一跳,见那石头面上又出现了几行字——

    【许愿者苏豆出现排斥反应。】

    【除石1.0为造福许愿者,进入模拟状态,正在搜寻可行性示例。】

    【搜寻完毕,目标锁定,可行性高达百分之九十。】

    【进入模拟态……】

    苏豆眼皮子又是一跳,搞什么!这年头许愿石也流行内嵌系统的?要不要丢个升级包啊!

    她下意识就要说不,可已然晚了,那石头上自顾自又蹦出了一行字——

    【除了苏豆,大三机械系的张顾寒看谁都是男人!】

    “你别乱说!”苏豆惊恐地喊出了这唯一一句话,脑子里一声嗡鸣,她蓦地睁开眼睛,看到却是宿舍头顶的蓝色床帐。

    原来只是梦……

    @

    苏豆吐了口气,翻了个身,摸出手机看时间,早上六点半。

    宿舍里静悄悄的,只有对面床上郑晓晓浅浅吐纳的呼吸声,日光透过窗帘将不大的四人宿舍照亮,苏豆再也睡不着了。

    她躺在床上,回想刚刚做的梦,只记得自己被一块叫做”除石“的大石头绊倒,那好像是一块许愿石,可以用“……除了……”造句许愿,然后……她似乎是在梦里许了一个愿?

    她许了什么愿来着?不记得了。

    她好像还梦到了一个……男生?是谁来着?也不记得了。

    一个梦而已,不用在意。闭上眼睛翻身,打算过五分钟再起来,温暖的被窝里舒展了身体,突然一截冰凉贴上了脖子,苏豆伸手压住。

    那是奶奶给她的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黑色护身石,穿了条红色的绳子挂在脖子里,这么一戴就是二十多年,鲜少摘下。

    苏豆手心盖着那石头,想着绳子旧了,改天重新找根绳子窜一窜。

    @

    苏豆她们的四人宿舍间只住了三个人,但事实上,现在505宿舍只住两个人,一个苏豆,还有一个就是郑晓晓,另外一个女生和男友在学校外租了房子,不怎么回来住。

    苏豆和郑晓晓是505的好搭档好朋友,两人一起上课一起逛街一起泡图书馆,几乎形影相随。

    但最近,苏豆时常一个人,原因当然是——郑晓晓恋爱了。

    找同专业同班的还能一起上课,但郑晓晓的男友是大三机械系系的,因为课业不同,他们只能午饭晚饭晚自习抓紧一切机会拍拖。

    郑晓晓其实很想拉着苏豆一起三人行,但苏豆很有不主动也不被动当灯泡的自觉。

    郑晓晓的脑回路不比普通人,她竟然和苏豆说:“要不你也谈个男人吧,机械系怎么样?他们系不是有个男神张顾寒,你要不要考虑拿下。”

    苏豆拍拍郑晓晓的脸:“妹妹,清醒一下,你看看你自己,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都没搞定机械系的男神,你让我去拿下什么?拿大神的工程图草稿纸吗?”

    郑晓晓作为一个美女,从来没有美女的自觉,这大概和他们家从上到下全是知识分子有关。毕竟在知识分子、尤其是美人胚子层出不穷的知识分子坏境里,知识才是无上荣耀的,脸算个什么东西。

    所以郑晓晓立刻翻白眼,握拳愤愤道:“你不要和我提我的脸!”

    苏豆看着她:“天生长得好看还不行?”

    郑晓晓:“内涵,内涵你懂不懂。看脸的,尤其是看脸的男人都很肤浅你懂不懂。”

    这个梦到许愿石不知道许了什么愿望的早上,苏豆和郑晓晓在卫生间洗漱,郑姑娘大概刚睡醒,脑子一抽,一口的牙膏沫子,转头看向苏豆:“豆~我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想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苏豆已经洗完了脸,在抹乳液:“什么问题?”

    郑晓晓:“你说要是全世界只剩下我和你两个女的,机械系的那个大才子,他是选我,还是选你?”

    “哇!”苏豆盖上乳液盖子,点点头:“真是一个有够严肃的问题。”

    郑晓晓眨眨眼:“我以为你会问我,那个大才子是谁。”

    苏豆转头:“是谁?”

    郑晓晓满意地吐了牙膏沫子,火速漱完口:“还能是谁,张顾寒啊。”

    苏豆抬腿往卫生间外走,被郑晓晓一把拉住:“等一下!你还没回答我,他选你,还是选我?”

    这个问题难道不是该去问张顾寒?她怎么知道?!

    没人规定蛇精病不能是个大美女,苏豆适应了三年多少也习惯了,但偶尔的时候,还是会被郑晓晓的蛇精病技能一击爆头——谁让她的适应能力更新的速度没有郑晓晓脑抽的速度快。

    但苏豆现在也摸出一个规律,那就是顺着郑晓晓的问题回答,不管怎么回答,郑晓晓只要有了个答案,就能恢复正常。

    比如现在。

    问:全世界只剩下郑晓晓和苏豆两个女的,大神张顾寒他是选前者还是选后者?

    苏豆想都没想:“选你。”

    郑晓晓捏着牙刷切齿蹬脚:“这个肤浅的男人!”

    @

    此时此刻,郑晓晓口中那个肤浅的机械系大神还不知道。

    一个全新的世界已为他loading完毕。(记住本站网址:www.17xs.cc)